人教社插画背后的“神秘”家族,让人细思极恐!

0
11
一、
人教社数学插画的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很多插画照片,大家都已经看到了。
这些插画的问题很多,我总结了几点:
1.儿童被丑化,随处可见的眯眯眼,与“唐氏综合症”非常相似。
这位戴着红领巾的小朋友,吐着舌头,摆着经典的剪刀手,两眼眼距缩窄,和唐氏综合症的小孩有几分相似之处。
插画当中的小朋友,个个都眼神迷离,没有小孩子的灵性。    
2.涉嫌儿童软色情
不止一处,出现过儿童性器官裸露的画面。这么明显的性器官暴露,这让女学生情何以堪。
家长看到这样的插画出现在,自己孩子的课本上,会作何感想?
下面这张图片,是一群小学生在玩老鹰捉小鸡的游戏,第一位女生的表情显然很不乐意,后面那位男生的手也极不安分。
第二位女生的裙摆被第二位男生撩了起来,她的表情也不是很高兴。
更为诡异的是,第一位小男生居然是秃头的,明明就是小学生,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这些插图真的是毁人三观,对祖国的花朵造成潜移默化的伤害。
3.涉嫌精日
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中国小学生的教材,居然出现了日本的战斗机。
这个编号N33K的战斗机,N代表水上,K代表生产公司是川西,原型是侵华日军海军川西水上战机。
将日本侵华日军的战斗机,悄悄地植入到中国小学生的教材里面,既是对中国人民情感的伤害,也是对祖国未来的毒害,其心可诛啊。
那么,为什么人教社的数学课本,会公然出现问题这么多的插画呢?又是谁在幕后主导的呢?
二、
所有这些秘密,都在一张图上,留下了蛛丝马迹。
插图和版式设计是由北京吴勇设计工作室完成,封面设计则是由吕旻和郑文娟完成。
图片
这样看起来,所有的矛头都指向北京吴勇设计工作室。
然而,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工商注册信息当中,根本就不存在北京吴勇设计工作室。
北京法院信息网今年3月份的一份判决书显示,人教社与吴勇签订的《委托设计制作合同》,标注的“北京吴勇设计工作室”并没有这个单位。
图片
这就说明,北京吴勇设计工作室只不过是掩人耳目。
那么,这个吴勇到底是谁?
公开资料显示,吴勇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也就是现在的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国青年出版社,曾担任过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的教授,算是书籍设计的业界大咖。
他能成为这方面的专家,得益于他的恩师吕敬人。
吕敬人既是他读书时候的老师,又是他在中国青年出版社的领导。
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前面那张图片的封面设计是吕旻,此人却是吕敬人的儿子。
北京吴勇设计工作室没有工商资料,但吕敬人和吕旻,却共同拥有一家名为“北京敬人人敬图文设计有限公司”。
企查查显示,吕敬人持股60%,吕旻持股20%。
图片
据人民教育出版社官网介绍,书籍装帧设计界泰斗吕敬人曾受聘担任人教版第11套教科书的艺术设计总顾问。
将这些信息综合起来分析,就很好理解了。
吕敬人是艺术设计总顾问,不方便用自己持股的公司来签订《委托设计制作合同》,于是爱徒吴勇出马签订合同,但最后又是自己的儿子吕旻参与设计。
由此看来,吴勇只是站在台前的人物,背后真正的大佬,正是吕敬人。
吕敬人的背后,则是一个神秘而又出彩的吕氏大家族。
三、
吕氏大家族有多出彩?
吕敬人本人是书籍装帧设计界泰斗,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教授,有着亚洲十大设计师、中国十大杰出设计师等美号。
吕敬人大哥吕立人是日本东京工学院教授,中国翻译家协会会员;二哥吕吉人现在是美国专业画家,上海交通大学客座教授;三哥吕卓人是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的教授,四哥吕达人是美国摩根公司的经理,高级工程师。
一家五兄弟,三个在国外,在国内的两个都是教授,可谓是满门高级知识分子。
五兄弟个个能成材,离不开他们的人类高质量父亲吕叔陶。
根据明德先生公开的一手资料,1942年,吕叔陶成立了大康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自从1937年淞沪会战之后,上海租界落入了日本人手里。那个时候,想要经商,一定要获得敌伪当局的批准。
吕叔陶却能如鱼得水,在上海开办企业。
1945年抗战胜利后,作为商人,吕叔陶并没有受到影响,于1946年5月,重新开办了大康印染绸厂,成为了民族工业。
第二年,大康印染绸厂,还兼并了新开办的日新印花厂,规模得到了进一步的扩大。
图片
由此可见,吕叔陶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人,无论谁当局,他总是能屹立不倒。
吕叔陶赚了很多钱,给家庭提供了良好的经济基础,儿子们也受到了良好的教育。
1947年,吕叔陶最小的儿子吕敬人在上海出生。
1973年,26岁的吕敬人在北大荒“九三”农场上山下乡,在那里,他遇到了第一位恩师贺友直。
贺友直是中国插画,连环画的泰斗。
跟着贺友直同吃同住,共同劳动共同创作了一年,让吕敬人走上了艺术之路。
左一:贺友直  右一:吕敬人
1978年,吕敬人进入中国青年出版社工作,开始了书籍设计的职业生涯。
1989年,吕敬人被送去日本研修,他遇到了人生的第二个恩师——杉浦康平先生。
在杉浦康平的设计事务所学习一年,吕敬人回国后,他又立马申请自费留学日本,由杉浦康平提供奖学金。
左一:极浦康平 右一:吕敬人
吕敬人对自己的日本恩师可谓是念念不忘,2011年,他带着爱子吕旻,来到日本,再次拜访恩师。
2011年10月27日,吕敬人爱徒吴勇,与人教社签订了《委托设计制作合同》。
吕旻作为这版教材的封面设计,教材中出现日军N33K战机,不知道与拜访杉浦康平是否有关?
难道这只是一个巧合?
吕氏大家族经久不衰,吕叔陶能获得敌伪当局批准办企业,吕敬人能去日本深造学习,吕旻在设计教材之前去拜访杉浦康平,好像又不是巧合那么简单。
四、
此次人教版数学插画问题出来之后,童话大王郑渊洁一针见血地说:
“这么严肃的涉及未来的小学教材,怎么会出现这种插图?他有他的圈子,儿童文学作家的圈子中,朋友的作品,一篇不落全会选进来,一人一篇。
很多年前就遇到过这个事情,很多编写人员找到我,说轮到我了,我说你不用轮到我,我的书还卖的出去。
就是这样的情况在编写我们的教材,迟早会出问题。我觉得大家关注以后是很好的事情,他们应该会重视然后调整,然后把真正好的作品当教材,来培育我们的后代。”
吕敬人是设计界的泰斗,他可以成为艺术总顾问。吴勇是吕敬人的学生,他们是一个圈子,于是他能签下设计合同。
吕旻是吕敬人的儿子,又是北京敬人人敬图文设计有限公司的股东,于是他能从吴勇手中,接过设计的工作。
这就从另外一个侧面,印证了郑渊洁说的话。
这样编写我们的教材,迟早会出问题;果然,现在出事了。
还是郑渊洁说得好:编写教科书这样关系到民族未来的大事,应该由德才兼备的专家完成。
这么重要的工作,要是落入别有用心之人手里,这对我们来说,将是灾难!
阅读  色情、媚外的人教版教材背后,是谁在荼毒中国小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