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亲历: J总你活的高贵却身行低贱

网友亲历: J总你活的高贵却身行低贱

2008年10月10,11,12三天我去了国外旅游,所以周四也就是9号向K灯具公司请了一天假,也就是10号(星期五)我请了假,另两天是红日。

当我12号从国外开车回马德里的途中,手机收到一条信息(之前因在国外没有开机,由于二三天没开机,并不确定信息是哪天收到的),信息内容是:“金总今天违章报了你的身份号吗,你要把今天出去的车票和住宿发票保留好。”发信人正是K灯具公司管人事和财务的中国老会计ROSA。

当我看到信息后并不确定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事情是不是那么简单,于是当时在回来的路上就打通了ROSA的电话,当电话打去后,明显觉得对方和短信中的J总在一起,对方就挂了,过了一会,我电话响了,是ROSA打回来的,对方直接说J要和我说话,J在电话里并没提什么违章的事,只问我何时到啊,晚上请我吃饭啊,说也没什么大事,叫我别急,晚上请我吃饭时再告诉我等等,我说不一定何时到,饭就不吃了。。。。电话就挂了

当她说要请我吃饭后,我确定事情是严重的,因为J是个从来认为自己最高的人,电话里的口气居然是害怕的,惊慌的。电话断后不久,ROSA又打来了,她在电话中说到(以下是原文),“金总星期五下午去她女儿学校的时候,在高速上边开车边打电话,给警镲拦,她不敢停,然后好几辆警车一起追她,后被抓到警镲局,她并没有骂证(此时正在学理论)是大家都知道的,然后就报了你的身份证号码,反正一定是要扣分的,扣多少不知道,你自己想好有什么要求你可以和她提,她说给你请个司机,如果以后你都不能开车的话。。。。”
说到这里,我认为事情是很严重了,报纸上经常有说打个电话就会扣3分,别说逃跑了,再说她谈到如果以后我不能开车了,给你找个司机,就可想而知了

于是打完电话后找了离当时我回程路上最近的GUARDIA CIVIL去找人咨询,只想咨询一下这种情况是不是严重,一个当班的宪兵说这种事很严重,如果不告她的话,有可能因为这个我以后驾驶证就没了,或是补考分的时候,由于案件严重而不补给我,再加上我是外国移民,也有可能以后影响到我换居留,所以这种情况一定要告。本来想回公司了解清楚再决定,后来在他们的建议下去了当地的警镲局先备了个案。

第二天回到公司上班后,经同事多方了解,10号下午J总在路上被警镲拦后打过电话去公司问我在不在,说她自己无证驾车打电话被拦了,同事KENNY说我请假了,不在。。。事后,当天下午有很多老外包括和警局有关系的,律师啊来公司。同事说J总当时怕无证驾驶会拘留十五天,(当时法律刚出台)。所以被带到PARLA警镲局,找了个认识警镲的老外带回来了,至于怎么回来的,事后我们去PARLA警镲局才知道,她打电话回公司要了所谓自己的证件号(当然是我的证件号),宪兵从电脑里查到对应的证件是有驾证的,才放她出来,出来的时候她冒签了我的名字。。。。

以上所述,我想只有去PARLA警镲局才能了解情况,据当天三个警镲的口述,确有此事,而且他们都印象深刻,因为她开的黑色宝马车,进去一直说自己没带身份证,但有驾驶证,所以就向公司要了我的居留号,说当时电脑调出来资料时大家都认为和她本人不像,本身我和她的年级就差十几岁,她对警镲说这是她几年前的相片,(所有人都清楚中国人的脸对老外而言分不出什么不一样),不过当班的警员看到我后都确定当天被带到警镲局的不是我。他们建议我等收到交通部的扣分信再去告她,因为之前不是在MADRID备的案,所以最好再告一次。

本打算不在那工作了,后来想我也没做错什么,只要驾照分不扣就行。就这样在K灯具公司还继续工作,(原本我的工作岗位是出纳),J总找了个理由将我从出纳的位子上调到店堂了,可能是怕什么吧,先后她不是找我吃饭就是总找我谈话,问我交通部扣分罚款信收到没有,如果有第一个要拿来给她,她会去替我交罚款,也告诉我她已经为我找好了律师,说咨询过不会有什么关系的,让我不要怕,他说为我找律师,替我交罚款,为什么啊。她还问我如果她去警镲局和警镲说当天是中国来了个客户开着她的车走,可不可以,又或者能不能找个人替我认个罪什么的,无论她怎么说我都回答她说,现在我并不知什么情况,等交通部信到了再说吧。

在12月头,我收到信了,一共两张,一张说开车打电话,扣三分,一张说违章逃跑扣四分,每张上都有违章车辆的车牌号,正是K公司大老板她每天开的宝马车,车号是8175FPW,这已经是个不争的事实了。
所有有驾证的人都应知道这7分是多么的严重,更何况对一个中国人呢,考证有多难我想大家都清楚,所以我决定先向交通部上诉。

第二天,我并没打算告诉她,因为她这么做对我的伤害是很深的,我不想听她什么冠冕堂皇的承诺和理由,可是当天我和她弟弟在公司发生了矛盾,她弟弟当着三个员工的面要动手打我,让我离开公司,我说你们把事给我解决了,我才不想呆在这里,不解决我是不可能走的,我已经收到信了,这时他跑出去给J打电话,J在十分钟之内赶来了公司,一方面对着我骂她弟弟,一方面很急的问我信什么时候收到的,让我快拿出来给她,她好替我找律师,我一直都敷衍,因为我更本不可能给她这信,给了她,她一交罚款等于我自己向交通部认罪了。

接下来几天,她有点沉不住气了,终于有天她叫我和她出去,在她车里她说“唉呀,你怎么这么烦呢,我再重新去找个人替我认罪,拉的人太多了事情就更复杂了,你就认了这7分吧,7分没什么大不了的,去上几天课就考回来了,大不了公司出钱给你去上课,再放你一个大假,休息休息,再说车主是我弟弟的名字,如果查起车牌来还会带出他,多烦啊,你就认下来吧,没什么大不了的,损失J总我来给你补”,我回答她说我的要求不高,只要不扣我的分怎么都行。

事后她看用钱用什么也搞不定我,于是阴毒的招术出来了,没过几天的一个周六下午,下班很早,天下了很大的雨,老会计ROSA替她上演了一出闹剧:在我下班时,这个六十出头的上海老会计在公司厨房拿了一把刀追在了我的后面,由于当天下很大的雨,前面正好有车来接我,所以她并没追上我,上车后我们只看见有人向我们的方向跑来,可是雨太大并没看清。。(这个细节是后来同事KALEN告诉我的,大家和我一样好奇他知道和看见ROSA拿刀追我为何当时没有阻止也没有告诉我呢,他回答说,ROSA这样做不是一次了,大家都了解ROSA这样是J总指派的,不会出人命的,目的是为了吓吓我,说以前对别的同事也这样做过,她们两个是在唱双簧)

接下来周日我休息,周一一早开晨会,J总,她弟弟,公司另一个老工程师X工和这个老会计对我上演了好们的最后一幕,会议刚结束,当其他员工都快要散去,老会计突然大步冲向我站的地方,用手肘用力把我撞到了边上,然后手拿一支笔刺向我的眼睛,对着距离眼睛不到一厘米的位置不停的做着用力刺的动作,嘴里还同时很大声的叫着想让别人都听见“你打我干吗啊,你为什么打我啊,你凭什么打我啊”,我双手一直在口袋里,并没拿出来,我只是说你有病啊,她还不停的撞我,她的个头比我高10公分,也很结实,所以我给撞的后背不停的碰撞到身后的铁柱子,这时J总在一边看了很久跑上来拉着我,说好好说吗,有什么事你们要这样啊,然后身后她弟弟和那个工程师都叉大了腿,拦在大门里,双手抱臂,好一副保镖的架式,她不停的指着我对我说,这里这么多人被杀,放火(正好几天前京都饭店边有家仓库被火烧了),都查不出来,二千块钱就搞定你了,黑的白的都搞定你。。。。

就这样边说边和他们进了里面的办公室,整个经过同时都有一个老外员工和KENNY在边上看到。他们两都认为我不合适再留下来,他们今天这样做是有目的的,所以我就离开了公司。当天回到家后,同事才告诉我周六她拿刀的事,如果我周六知道了我就不会周一再去上班了,还有就是她们当天开会前就在开会的地方安好了摄像头,他们算好如果那样对我,多多少少我会还还手的,这样如果我告她违章盗用我名义的话,他们就要告我打人,所以在我离开公司后,老会计跑了出来去把那台摄像的机器全部的拆走了,因为那里面只有他们暴力对我的一面,我才是受害者,不过他们都认为歼技得逞了,因为事前他们就清楚我离婚一个人住在外面,也没任何亲戚在西班牙,所以这样的威胁对我肯定没问题了。

的确表面上我的离开是这样,这样的事就像是电影一样,一次一次回放在我的脑海里,此时我也并没多想,我以为老会计是被金责怪短信通知我而迁怒于她,所以我并没怪她,也没想去告发她什么,事后我才知K公司的商标注册人就是她的名字,现在法人也是ROSA,所以她并不是个普通的公司会计,而那个站在一旁的工程师也正是这个公司的大股东,所以也就为当天他们的齐心的举动做了后合理的解释。至于为何ROSA会短信通知我,我认为是一种试探。

接下来就是工资了,她一直不给我,就说到公司拿也拿不到,明的那部分是按时打到我的帐户了,(所有人都明白,中国人老板为了少交税等等,给员工都是一部分明工资,还有一部分暗的),所以暗的部分她说想在问清事情进展后再给我,我对此事闭而不答,所以她说想要工资可以来FERIA,正好当时在FERIA展会,我去后一个同事KALEN带了几份东西让我签,一是我自愿辞职同意BAJA保险的,另一个是LIQUIDACION,也就是结算所有工资的单子,说如果不签就不给钱,我没签,让KALEN把钱给我,我说这和你没关系,于是电话中她对KALEN说如果钱给了我就扣他的钱,所以这钱当然我不能拿。我于是打电话给她,她让我去公司的展台,结果她在我到前就跑了,事后也一直不接电话,钱不是很多,当我终于对此不想再忍了。

事后她们冒充我签字结束了我的合同,停了我的保,造成我没有失业金等多方面的负面影响,在交通部一直没有答复的情况下,我再次走进了PARLA警镲局,重新起诉了,他们也向我肯定的说到一定会抓她回来了。

很快,开了庭,让我报上证人姓名,我报了两个,一个是当天J被抓后打电话回来接电话的KENNY,另一个是所有事都清楚也看见ROSA拿刀出来追我的KALEN。当天J总和她的老外男朋友,她的好朋友从荷兰也来了(因为J害怕,叫了很多人)。当我报证人名字的时候,J的律师也在场,接下来法院人说让我的证人等信。这两个证人是之前都说过同意的,后来KALEN打电话给我,说J总打电话给他不让他做证人,KALEN说自己有几万元分红在J手上,J用这个让他不出来作证,他说对不起了。另一个KENNY也给我发来一个手机录音,内容是J总找他谈话,让他不要给我作证,KENNY对我说,我以后还要在那上班的,如果我替他找个工作他就给我作证。这两个人我都能理解!事后他们问我给你个一二万欧元就算了吧,我说没了居留,没了驾证,要钱有用吗,对于只身在外的华人朋友们都知道居留和驾证的重要性吧!

由于两个证人不能出来指证,官司就这样一拖之今,中间我也想用媒介来警示大家,可是两家西班牙最大报社开始答应刊登,事后J去报社用退订广告来让报社不能报导我的遭遇。至今这个华人老板娘J总还在马德里最大的仓库区和她的合伙人ROSA经营着所谓有品位,有专业,有档次的灯具公司,用她们所谓的高素质,高品德去要求她们的员工。也许她现在换了车了,换了公司名称了,也把驾驶证考出来了,可是她还是她,J总!谁又能看得到她们光鲜的外表下隐藏的是一颗怎样的心。她们用什么去教育自己的子女?又或者根本就希望自己的子女们也成为真正的黑心二代,而不是大家常说的富二代!

今天,事隔快三年再次整理这个资料,我心情还是难以平静,虽然官司还在打,交通部还在上诉中,我还是想让在西的华人看清身边的那些所谓的大老板们,华丽的衣裳下是朴实还是虚伪,你们只身在外已经不易了,别让这些光鲜的人们利用了自己!
由于官司还在继续,我不方便附上所有证据,因为不知道哪天她会因为我手上的证据而对我用所谓的黑或白的方法来对付我。
这样的经历,这样的文章,这样的不可思议,却又是这样真实的存在你们的身边,希望大家引以为戒,别让这些所谓的名人们践踏了我们。对于海外华人们,特别是打工族,那么多的不易,好好保护自己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