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假如新冠病毒“攻陷”朝鲜 平壤能否吃得消

长期以来,朝鲜一直把她的公共医疗卫生体系视作值得自豪、引以为荣的宝贝。

1953年朝鲜半岛战争结束之后,平壤本着全民免费的原则创建自己的医疗卫生体系。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体制开始更加“偏向”上层精英。

近来,新冠状病毒疫情在朝鲜的近邻中国肆虐,三八线那边的韩国也沦为疫区。假如Covid-19闯入朝鲜,平壤吃得消吗?

专家说,基础设施、设备相对落后的朝鲜医疗卫生体系可能无法应对高速传播的新冠病毒疫情。

考虑到自身条件,中国出现疫情以来,平壤一直高调防范,迄今还未出现确诊病例。

如果疫情真在朝鲜爆发,平壤或许需要重新考虑一贯坚持的“自力更生、丰衣足食”的原则。

“为人民服务”

朝鲜“以人为本”的免费医疗体系创建于1953年,受1972年通过的宪法和1980年生效的公共卫生法的保护。

朝鲜一贯坚持“自力更生”的原则,医疗卫生体系也强调自给自足。不过,朝鲜也获得联合国组织和国际非政府组织的援助。

医保主要通过政府运作的医疗中心、国家提供的保险和社会保障系统来提供。

朝鲜医疗设施(2014年数据来源:朝鲜卫生部/世界卫生组织)

  • 中央/省级医院: 133
  • 县/村医院:1608
  • 综合诊所/诊所:6263
  • 卫生防疫站:235
  • 预防站:55
  • 疗养院:682
  • 血液中心:12
  • 总计:8988

国家还负责提供药品、医疗用品。不过,自从1990年代开始,朝鲜人还有了另外一个选项。

金正日领导下的朝鲜历经“艰苦长征”年代,经济危机催生“黑市”。

位于首尔的“韩国卫生与社会事务研究所”的赵成恩(音译,Sung-eun Cho)2019年撰文称,在朝鲜,医生给病人开处方、病人在黑市买药已经成为“常态”。

2011年金正恩掌权以来,朝鲜公共卫生重点继续转变,国家媒体加强宣传。

韩国和平和统一研究杂志2016年发表的文章注意到,金正恩本人也经常强调科技发展的重要性。

平壤还特别关注远程医疗、医院、制药厂以及其他研究设施的建设和现代化。

平壤的远大目标从官方推出的方针和指令中也可一窥端倪,比如《全国卫生重点及中期战略计划》。

朝鲜医学杂志通过发表与战略目标口径一致、官宣风格的社论,进一步宣传平壤的重点和计划。

首尔延世大学的学者对朝鲜2012年到2018年间发表的56篇社论加以研究,将社论主题与2016-20全国卫生重点加以对比,寻找显著目标。

结果发现,制药业、现代和传统医学相结合是重点领域,此外还有医学科技的独立研发。

为精英服务

尽管原则上讲朝鲜医保强调为人民服务,尽管金正恩提出了现代化的宏大目标,但实际生活中,朝鲜的卫生体系更加惠顾精英层,而且缺少资源。

2月21日韩国网站“朝鲜新闻”的“提问朝鲜人”专题节目采访了一位脱北者,他说,1970和1980年代金日成执政期间,朝鲜人享受到更好的医疗保健待遇。

后来,这个体制越来越重视上层阶级,现在许多医生没有必须的资力;大多数医院电力供应、自来水供应和医疗设施面临短缺。鉴于国营医保缺口太大,许多病人只好自寻出路。

2010年7月人权组织“国际特赦”的一份报告强调了上述这些问题,同时也指出朝鲜普遍存在的营养不良现象。该报告是基于对脱北者和外国医疗卫生工作人员的采访撰写而成。

但是,世界卫生组织认为报告不够科学,而且过时。

那以前不久,世界卫生组织时任总裁陈冯富珍还曾说,大多数其他发展中国家都会羡慕朝鲜医护人员(占总人口)的比例之高。

不过,多份其他报告也曾强调朝鲜卫生领域的缺陷,特别是在2016、2017年后国际制裁进一步限制进口、削弱了朝鲜经济。

《联合国2019需求和重点》报告说,900万朝鲜人只能享受到有限的医疗保健,特别是初级医疗和在偏远地区。

防患于未然

中国爆发新冠疫情以来,朝鲜推出一系列预防措施。其中包括关闭和中国的边界、建立隔离区、公共场所消毒等,据信朝鲜还限制公共聚会、关闭学校。

官方媒体发布上述通告之外,还以大篇幅报道病毒在亚洲地区的扩散,并且宣传推广个人卫生防护措施、提倡戴口罩等。

另外还有报道指,平壤官媒甚至一度宣称,国内已经开发出治愈病毒的新药。

2003年萨斯和2014埃博拉疫情泛滥期间,平壤也曾采取类似的措施,不过位于美国的朝鲜观察网站“三八线”(38 North)注意到,此次的“严厉”措施更加全面、迅速。

尽管朝鲜推出了这些举措,韩国媒体还是经常报道朝鲜出现“确诊”病例。2月13日,韩国《东亚日报》甚至宣称,朝鲜一名官员因为违反隔离令被处决。

不过,这些以匿名消息来源为依据的报道仍然未能得到证实,平壤官方媒体经常报道境外疫情状况,但迄今未曾报道国内出现任何病例。

但这并不能说明朝鲜没有感染者。观察人士注意到,平壤一向注重宣传自己的高效,不大可能报道病例。

那么,如果疫情真的进入朝鲜,资源匮乏的平壤将如何应付呢?

脱北者、现任首尔高丽大学研究教授的崔贞勋(音译Choi Jung-hoon)告诉美国之音,平壤“大肆”宣传自己的防御努力,也是因为其卫生体系装备不足、偏袒精英,无法控制疫情。

关闭边界之后,朝鲜黑市从中国购买药品难度也会加大。

此外,制裁进一步削弱了朝鲜经济,而且禁止朝鲜进口关键的药材、原料。

2月13日和21日,国际红十字会和红新月会联合会呼吁联合国解除禁令、允许他们帮助朝鲜。“朝鲜新闻”报道,红十字会2月18日提出的一份申请在2月21日获得批准。

华盛顿也表示,愿意帮助国际组织援助平壤。

2月13日,美国国务院一名发言人说,美国已经做好准备,迅速批准这些组织提供帮助。

眼下,平壤主要还是致力防守。如果境内真的出现新冠病毒,红十字会、国际卫生组织这类机构的更多援助可能也将成为防疫“必备”。

阅读  武汉肺炎:英国确诊病人为约克大学中国学生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 Log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