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Etiquetas 西班牙卫生部

Etiqueta: 西班牙卫生部

西班牙首相桑切斯会见马德里大区主席 商定防疫措施

当地时间9月21日,西班牙首相桑切斯与马德里大区主席阿约索召开了会议,共同商定措施以应对马德里大区严重的新冠疫情。桑切斯在会议后的发布会上宣布,西班牙政府将与马德里大区政府团结一致应对新冠疫情,当前马德里大区已经进入第二波新冠大流行,为应对这一情况,西班牙政府将与马德里大区政府成立工作小组严格监控该大区的新冠疫情,并加强该大区的病例追踪和初级保健能力。   马德里大区政府主席阿约索称,目前马德里大区缺乏应对第二波新冠疫情的医疗资源,巨大的人口密度和流动性也使疫情的控制较为困难,希望采取措施后的效果能在一至两周内得以显现。 当地时间21日起,马德里大区正式施行对37个区域的管控措施,约有85万居民受到影响。

马德里“封城”引发潮水批评 市长批评 居民抗议

因马德里南部病毒传播最严重,马德里自治区针对37个基础卫生区采用限制移动和活动的隔离措施,马德里大区主席阿尤索女士昨天说,“这是疫情需要下对移动和活动作出的严厉限制,同时避免了足以让经济灾难化的封城措施”。这里的意思也就是避免了启用警报状态令(真实的封城),因警报状态令下是禁止走出家门、关闭非必要性经济和商业活动以及关闭学校等。 来自马德里自治区的消息说,阿尤索女士将在下周一与西班牙首相桑切斯会晤,以商讨如何控制马德里的疫情。马德里自治区明确表示,阿尤索女士在下周的会面不会向桑切斯申请对马德里启用警报状态,阿尤索女士认为,重新使用警报状态将让马德里经济彻底坍塌,“马德里沦陷也等于西班牙沦陷”,因马德里是西班牙的经济火车头。 西班牙的管理疫情的难处是左右两翼之间互相给对方添乱,当西班牙社工党政府管理全国疫情时,右翼人民党采取不合作,Vox发动示威,如今是右翼的人民党马德里政府执行限制措施时,马德里的左派也给人民党右派添堵,也来示威抗议。 昨天傍晚,当隔离措施颁布后,在马德里左派的一些鼓动下,近千马德里人聚集在马德里中心SOL广场抗议,抗议对都市南部区分采取隔离,而南部区分都是社会底层的工薪阶层,抗议者高喊说:“这不是隔离,而是族群隔绝”,意思是将马德里的社会底层居民与外界隔绝。抗议者要求阿尤索女士下台,并威胁说“我们将瘫痪马德里”,意思是阻止这些隔离措施。 马德里居民协会联盟FRAVM今日剧烈批评这些新措施,对措施表示“完全失望”,“用处极少”,同时抨击这是“专门针对底层居民”的措施,居民协会认为,应用这样的隔离措施,加深底层区分居民原有的被抛弃感,尖锐化马德里的社会阶层裂痕。 不仅居民抗议,多个郊区市政府对阿尤索为首的自治区政府撇开各个市长独立出台措施非常不满,四个被采用隔离的马德里郊区城市(Alcobendas, Getafe, Parla和Fuenlabrada)市长(左右翼市长都有)今日批评阿尤索没有邀请各市长参与制定疫情计划,是完全抛开市政府独行独断行事,几个市长并指出这些措施非常复杂而且难以执行,其有效性也充满疑问。 San Sebastián de los Reyes市长则在措施的详细文本出来前拒绝评估,该市并决定制定自己的管控计划,包括全市消毒等。

马德里疫情为何最严重 有1500人不遵守隔离令到处跑

《世界报》报道,马德里自治区政府卫生主管Enrique Ruiz Escudero今日肯定说,发现到马德里有1500人未遵守隔离14天的卫生规定,这1500人里既有确诊患者也有曾与阳性病例有过亲近接触的接触者,依据卫生规定,即使是亲近接触者都必须隔离14天。 Enrique Ruiz Escudero为此情况表示担忧,因这些违反卫生规定的人可以是暗中的传播者。他表示,马德里自治区800名疫情追踪员近日提交了近期的工作汇报,依据追踪,发现到有1500人违反了隔离令。依据资料,马德里的疫情追踪系统目前对13000名患者保持跟踪,违反隔离令的人占很高比例,“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可以严重地扩散病毒,将采取措施促使这些人遵守卫生规定。(违反隔离令会罚款甚至拘捕) Enrique Ruiz Escudero并表示周一将宣布关于对马德里部分地区采取选择性隔离的具体措施,并期待新的管控措施可以有成效地阻止病毒蔓延,因目前马德里的情况非常不乐观,病毒还在显著地增长,他认为将实行的新措施将是严厉和有效的,因马德里曾对Telmes小镇执行过类似的隔离措施,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不过,卫生主管未提到的是,Telmes小镇只有2700人口,并且是位处边缘的小镇,而在马德里施行的隔离措施则是在城市内人口高密度和流通繁忙的城区,所以可比性极低,因此效果也可能很不一样。

盘点西班牙过去一周各个自治区的疫情演变

西班牙逢周末不报告疫情数据,依据西班牙媒体的不完全采集,各个自治区今日如常报告不利消息: 埃斯特雷马杜拉报告新增373例,疫情以来最高单日增长;安达鲁西亚报告新增1480例;卡斯提亚-莱昂报告1075例;加泰罗尼亚报告1356例。最严重的马德里同样是周末不报告疫情,不过,考虑到马德里日增3500-4000例,所以不会期待有好消息。 截至昨天为止,西班牙合计确诊640040例,过去一周(9月11日-18日)新增73714例,日均为10530例。西班牙昨天新纪录1.4万例,创下疫情以来最高纪录。 以下是西班牙全国17个自治区至18日为止的累计数字,*背后数字是过去一周平均日增,括号为IA数值(Incidencia Acumulada-IA为近14天每10万人累积发病率): -马德里累计187045例 *3832(682,57) -加泰罗尼亚128901例 *940(160,18) -安达鲁西亚47612例 *1069(141,43) -巴斯克39430例 *476(332,91) -卡斯提亚-莱昂38872例 *683(318,73) -卡斯提亚-拉曼查34835例 *815(374,74) -瓦伦西亚34370例 *500(118,37) -阿拉贡32266例 *371(362,24) -加利西亚18593例 *202(111,58) -纳瓦拉14205例 *281(558,69) -穆尔西亚13371例 *450(326,86) -巴利亚群岛12059 *190(147,46) -加那利群岛11479例 *192(144,93) -埃斯特雷马杜拉8166例 *217(237,80) -拉里奥哈7333例 *115(420,14) -坎塔布尼亚6058例 *98(256,94) -阿斯图尼亚斯4340例 *73(81,93)   西班牙累计确诊640040例,全国IA发病率指数为267.82,马德里最高(682),居前的有纳瓦拉(558),拉里奥哈(420),卡斯提亚-拉曼查(374),巴斯克(332)和穆尔西亚(326)。 拉里奥哈近一周的平均日增相对其他大区算很低,之所以IA极高,与本地人口稀少有关,导致病例在人口的占比极高。而安达鲁西亚则相反,近一周日增过千,但IA却只有141,因这是西班牙人口最多的自治区,所以,尽管该大区近周每日日增上千,但IA却不高。虽然评估风险主要以IA为参照,但安达鲁西亚的情况目前算西班牙第二严重,过去一周增长比加泰罗尼亚还要高。 加泰罗尼亚是确诊全国第二高的大区,过去一周保持日增近千,属于很高,但IA指数比14天前下降了100个百分点,显示该大区处在平稳状态,疫情曲线将慢慢下拐。 恶化的是邻近马德里的俩个卡斯提亚大区,近一周的日增非常高,IA数值也300多以上。巴斯克、阿拉贡无大改善,后者且比一周前回升;瓦伦西亚日增500,俩个群岛、南部穆尔西亚和西部埃斯特雷马杜拉几个大区的数据也在恶化,其中巴利亚群岛增长快速,医院压力也相对要高。 北部的坎塔布尼亚和阿斯图尼亚斯相对平静的多,一周来日增都不满100,最少的是阿斯图尼亚斯只有73例,不过,阿斯图尼亚斯的IA数值在一周前只有59,如今升至73,IA指标飙升剧烈。

马德里发布“封城”令 晚10点关闭商业场所 违者最高可罚款6万欧元

马德里自治区今日宣布对自治区下37个基础卫生区(zonas básicas de salud,西班牙管理疫情的方式是把邻近的地区/市政府合并为一个卫生区,所以管控措施都是针对卫生区执行)执行隔离措施,其中26个卫生区在马德里市内的6个城区(即distrito,马德里市分成21个城区,每个城区下有分成多个居民点Barrios),剩余11个卫生区属于8个马德里郊区城市的城区。 隔离措施影响到马德里自治区13%的人口,也即大约85万人。被采取隔离的地区都是马德里南部地区,最近两周多以来,马德里每日新增3500-4000例左右,其中25%的日增集中在以上的马德里城区和郊区城市,都是位于马德里自治区以南的地区。 隔离措施从今日下周一起开始执行,维持15天,违者罚款600-6万欧元。 -Carabanchel城区下居民点:Puerta Bonita、Vista Alegre和Guayaba; -Usera城区下居民点:Almendrales、Las Calesas、Zofío、Orcasur和San Fermín; -Villaverde城区下居民点:San Andrés、San Cristóbal、El Espinillo和Los Rosales; -整个Villa de Vallecas城区; -Puente de Vallecas城区下居民点:Entrevías、Martínez de la Riva、San Diego、Numancia、 Peña Prieta、Pozo del Tío...

如何看待“Usera唐人街感染非常严重”

疫情以来,马德里Usera区分属于感染严重的区分。马德里市分成21个城区(distrito),每个城区再下分居民点(Barrios),整个马德里都市有131个居民点。例如有众多华人聚居的Usera属于马德里的一个城区,编号为第12城区,属于Usera城区下的居民点为:Orcasitas、Orcasur、San Fermín、Almendrales、Moscardó、Zofío和Pradolongo。Usera城区合计13.4万人口。 我们华人常说的“Usera唐人街”严格而言属于Pradolongo居民点,这个居民点的方圆位置为:北至Marcelo Usera大街,东至Nicolás Usera、Mamerto López、Amor Hermoso和Doctor Tolosa Latour街道,西至Avenida Rafaela Ybarra大道,南至Avenida de los Poblados大道。Pradolongo居民点大约有1.8万人口(2018人口普查资料)。 也就是说,我们常说的“马德里唐人街”其实只是Usera城区的一个小部分。Usera城区目前是西班牙全国感染率最严重的城区,每10万人口累积感染率IA指标为1100例(Vallecas为1200),这在整个欧洲都是最高。但话又说回来,坊间常说的“Usera地区感染非常严重”并不是说“Usera唐人街”一带,而是指整个Usera城区下7个居民点。

马德里疫情已恶化两星期 自治区主席还推迟与首相会面

因马德里的covid-19病毒疫情太严重,西班牙首相桑切斯昨天表示同意与马德里自治区主席阿尤索女士(Isabel Díaz Ayuso)会面,以一道磋商如何控制马德里最严重的病毒情况,桑切斯未确定何时会晤,而是指出“尽快”,会面地点并定在位于马德里市SOL中心的马德里自治区政府大楼内。阿尤索女士昨天立即回应,表示这是她多次提出要求后首相终于接受和她会面。 西班牙Publico网络媒体今日说,虽然马德里的病毒疫情已经恶化了两个多星期,紧急到必须立即采取剧烈性管控措施,但阿尤索女士今日决定将会面时间推迟到下周一中午12点。无论如何,桑切斯和阿尤索的工作团队从昨天起开始接触,在“与病毒作斗争的合作空间”下开始工作。 《世界报》今日表示,阿尤索女士解释说将执行的措施是“限制人员移动和活动”,而不是“纯粹隔离”(指封城)。马德里自治区公共卫生署长Ruiz-Escudero透露,新的管控计划是进一步限制社交聚会人数(目前为不超10人),减少活动和限制公共交通等。《世界报》并说,来自马德里自治区政府的透露说,“目前,申请警报状态不在工作桌面上”。这也是说,没有警报状态也就不会有“纯粹隔离”,等于不会有居家隔离令发生,因只有激活警报状态才有可能禁止居民无必要理由下走出家门。

马德里政府为如何封城有激烈争吵 政治混战以公民健康为代价

昨天,马德里因疫情太过严重将要“选择性”封城的消息惊动了不少马德里人,马德里自治区政卫生副主管萨帕特罗(Antonio Zapatero)昨天说,将对高发病率地区采取隔离措施,剧烈性措施主要影响到居民的移动和社交活动,但萨帕特罗同时说不关闭饮食业,但有可能关闭一些学校,并且限制公共交通。 马德里的发病率地区也即马德里市内以南的Usera、Villaverde、Puente de Vallecas和Carabanchel几个居民街区以及郊区城市Parla、Alcobendas 和Fuenlabrada等地区,发病率而言,最严重的是Puente de Vallecas区分,每10万人累积发病率超过1000例(全国为256)。 因为很多人担心马德里会重新执行居家隔离令,马德里自治区卫生主管Enrique Ruiz Escudero今日通过一则视频发出安定人心信息(图),他呼吁马德里人可以保持镇定,“可能从下周一起针对高发地区执行的隔离措施集中在限制人员移动、家庭和社交聚会以及减少活动”(restringir la movilidad y reducir la actividad),他指出人们的移动和社交将受到影响,包括公共交通也限制,他试图传达的意思是将一些街区与外部隔离,而不是像3月时的警报状态令那样将居民软禁在家不准出门。 目前而言,只会有社区封锁而不是真实的封城 可以说,马德里将执行的是社区隔离,而不是包括将人们禁闭在家的封城。实际上,西班牙二波感染以来,全国各地几十个地方都采用了所谓的封锁,但无一地区有“禁足令”出现,最大的程度是建议居民尽量留在家里。 马德里将采取的“居民点隔离”(Confinamiento por Barrios)要复杂的多,因大城市人口密度高,与外部的交流也更活跃,马德里将要执行的隔离很大可能与目前巴利亚群岛(Baleares)卫生部门对Palma、Sant Antoni和Ibiza几个城市内的居民点执行 封锁类似,吧城市内的街区划出一个隔离圈。 巴利亚群岛下的Ibiza海岛市政府将本市Vila 社区执行隔离令 群岛的措施是在隔离圈内的居民并不禁止出门,但禁止离开隔离圈,同时禁止外人进入隔离圈,进出隔离圈只能具有必要理由下,例如看医生、上学或上班、去照顾弱势群体(老弱病残)、要去办理不可延期的手续以及其他不可抗理由。 也就是说,居民可以在隔离圈内自由流动,而不会像3、4月时必须留在家里不能出门。限制措施并将伴随于各种限制,诸如限制社交、家庭聚会和活动,进一步限制饮食业经营,以及限制隔离圈内的公共交通等。因此,最大的区别是无居家隔离令。 这其实也是第二波感染下西班牙几十个地区曾执行过的所谓“封城”,但无任何一个有“禁足令”,都是禁止离开本地但可以在本地自由活动,如马德里大区卫生副主管萨帕特罗昨天说言,是“带引号的”隔离令。 马德里为何不出台居家隔离令?  政治利益比疫情重要 马德里卫生副专管萨帕特罗明确说,“我们不申请警告状态,因为无需通过启动警报状态来执行我们的措施”。 这一点很关键,也是无居家隔离令的唯一原因,因为只有启用警报状态的情况下才能禁止居民走出家门,而自治区政府仅凭现有的常规法律并不能限制居民的基本自由,大区政府也无权对某地采用警告状态,警告状态的程序大区向中央政府提出申请,由中央政府向国会提交,被批准后启用。因马德里明确说不申请警报状态,等于马德里施行的是“带引号的隔离”,而不会有居家隔离发生。但可以预料的是,在执行隔离后,马德里当局定然建议居民尽量留在家里,不过,这个建议也是一直有的建议,似乎无人理会。 马德里执行选择性“封城”而没有居家隔离令,既有社会后果考虑也有政治考虑: 一来,多数西班牙人极端反对居家隔离,男女老幼都不愿被幽禁在家。包括西班牙极端右翼VOX和人民党都反对居家隔离,甚至几次阻碍西班牙中央政府的警报状态。人民党主席卡萨罗曾多次夸口,宣称无须把国民隔离在家也能控制疫情; 二来,人民党执政的马德里(包括马德里自治大区和马德里都市都是人民党执政),除非马德里进入极端情况,否则不会向西班牙社工党执政府申请警报状态也即向政治敌手祈求帮助。因为至6月下旬为止,西班牙疫情由中央卫生部管理,6月下旬后是交予大区各自管理。当卫生部管理疫情时,人民党的马德里天天鞭挞卫生部管理无能,导致西班牙疫情严重。但如今的情况是马德里自行管理后,疫情比以前还糟得多,如果这个时候向中央求助,不仅等于承认自己无能,同时还验证了人民党主席卡萨罗夸下的海口是吹牛,因为吵来吵去,最后还是要使用人民党极力反对的警报状态,但这是马德里不想做的,因为是自己打脸。 马德里政府裂痕阻止警报状态  政客忙于甩锅 马德里将部分“封城”的消息从昨天早上由萨帕特罗传播,但非常例外的是,马德里自治区下午的例行新闻会被临时取消,这暗示马德里大区的人民党和市民党的联合政府内部发生了该如何封锁马德里的剧烈争吵,导致无统一认识下无法召集新闻会。 联合政府内的分歧极大可能是:大区主席、人民党人阿尤索女士不愿启用警报状态,而副主席、市民党人阿瓜多则认为必须使用警报状态,等于向西班牙政府求助。阿瓜多一定是认为萨帕特罗所言的“带引号的隔离”不足以控制疫情,不够剧烈。 今日早上,阿瓜多(Ignacio Aguado)在位于马德里中心的自治区政府总部召集不接受提问的新闻会,他呼吁西班牙政府在此严重时刻下必须“全面干预马德里的疫情控制”,“仅由一个地方政府来结束这样严重的疫情是绝对无可能的。” “马德里的情况很不好,我们需要更多的努力,虽然情况在恶化,但我们现在还来得及,我们需要政治争吵停火,停止互相指责。”他指出必须终结政治“混战”,“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把枪放下,把长枪丢在地上,不要互相用指头指着对方,我们要在一起提供解决方案。”阿瓜多用词严重地说。 阿瓜多所指的政治混战指近段时间来各方对马德里疫情管理工作的指责,以及阿尤索女士对这些政治批评作出的还击,例如当西班牙社工党首相桑切斯为马德里疫情“表示担忧时”,阿尤索认为这是社工党在抹黑人民党管理的马德里,并认为马德里的疫情不至于如此“灾难化”。目前,马德里社工党分支并试图弹劾阿尤索下台。这些政治混战,让政客把精力集中在捍卫本党利益,代替了居民更关心的病毒疫情。这是阿瓜多呼吁“停火”的原因。 很不寻常的是,阿瓜多今日的新闻会不接受提问,他一边要求中央政府必须“全面干预马德里”,一边拒绝回答是否要求阿尤索启用警报状态。 这是一个暗示,暗示阿瓜多昨天可能为如何封锁马德里与阿尤索有过激烈的争论甚至吵架,导致阿瓜多今早一人面对媒体发言,要求中央立即和全面地介入马德里的管理,所谓的“一个地方政府绝对无可能控制如此严重的疫情”其实是暗示阿尤索已经无此能力,甚至可以被阿尤索理解为暗批自己无能。这句话极可能让阿尤索非常不快,加深两人的合作裂痕,而且,阿尤索也知道社工党之所以敢于发动弹劾,与阿瓜多的默许有关(社工党暗示可以让阿瓜多接替阿尤索)。 西班牙社工政府今日通过副首相卡尔沃(Carmen...

马德里疫情感染严重与外国移民有关?

埃菲新闻社EFE报道,马德里自治区政府主席阿尤索女士(Isabel Díaz Ayuso)将马德里南部地区的冠状病毒感染归因于“我们的移民所拥有的生活方式”以及这些地区的人口密度,导致这些地区的阳性率最高。“他们说马德里的感染主要发生在马德里南部地区。当然,我们的血清检测研究表明了这一点,对于想要采集这些数据的人信不信也好,但这些研究在发挥作用。” 阿尤索女士是今日在马德里议会的区情辩论里作出以上的发言,认为马德里之所以感染严重,与居住在马德里的外国移民的生活方式有关。因阿尤索女士把马德里的严重感染归因给外国移民,马德里的左派小组提出了抗议,要求阿尤索收回这句话,左派谴责阿尤索女士的发言是“种族主义言论”。阿尤索女士还击说:“我并没有以种族主义或贬损的方式谈论马德里移民。这不过是你们这些左派常用的至高无上的游戏而已。” 此前几天,一些西班牙媒体从卫生部采集数据分析认为,近期来西班牙新增的感染里,外籍移民占很大部分,马德里更高达43%。入院数据也反映了这一点,因入院患者里有很多是外国移民,尤其是东欧人和拉丁美洲人。

德国首支新冠疫苗最晚明年初获批

负责疫苗监管的德国联邦疫苗和生物医学机构--保罗·埃尔利希研究所(PaulEhrlichInstitute)所长齐丘特克(KlausCichutek)在周二(9月15日)柏林举行的新冠疫情新闻会上表示,首支COVID-19新冠疫苗将肯定能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获批。他同时强调,监管机构不会在评估新冠疫苗是否符合要求方面放宽标准。 德国联邦科研部长卡利切克(AnjaKarliczek)在新闻上指出,在明年年中之前,新冠疫苗尚不能大规模投放市场。她强调,必须保障疫苗的安全性。她说,"我们不会在德国和欧洲偏离这一路线"。 共同出席此次新闻会的德国联邦卫生部长斯潘(JensSpahn)表示,所有候选疫苗都必须经历第三阶段临床试验,这意味着,将在数千名自愿者身上接种,此后才能获批上市。 两位部长同时强调,接种试验完全出于自愿。他相信,会有足够的人报名成为自愿者,从而满足群体免疫必须达到的占总人口比例55-66%的要求。 德国设立了资金规模7.5亿欧元的基金会,支持快速、有效研发安全疫苗。 非常看好的阿斯利康曾暂停临床试验 美中俄英都在奋力开发疫苗 与美国药业大亨Pfizer合作的美茵茨(Mainz)生物技术公司BioNTech获得其中的3.75亿欧元;图宾根州的生物技术公司CureVac得到2.52亿欧元。 卡利切克透露,第三家生物技术公司IDTBiologika也将得到资助,但未说明资金数量,理由是,相关谈判尚在进行之中。 据世卫组织称,全球范围目前约有170个疫苗项目参与竞争,其中有26种疫苗已进入临床试验。 上个月,俄罗斯宣布成为世界上首个大规模接受新冠疫苗的国家。不过,这一宣布在国际上招致广泛批评,原因是,该疫苗的第三阶段临床试验尚未结束。 全球新冠疫苗临床试验赛跑如火如荼之际,一名中国专家在该国国家电视台上表示,中国自行研发的一种新冠疫苗今年11月就将能用于大规模接种。 本周一晚些时候,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生物安全首席专家武桂珍在中国中央电视台上称,"大概11月或12月,普通人就可以接种新冠疫苗,因为根据它的三期临床结果来看,目前进展非常顺利。" 这位专家还说,"今年4月份,我作为实验人群打了疫苗,这几个月感觉非常好,没有任何不一样的地方,接种疫苗的时候,局部也没有疼痛,确实很好。" 中国生产商已加快进度。在本月北京的一次贸易展会上,北京科兴生物技术控股公司(SinovacBiotech)和国药集团(Sinopharm)展示了它们的新冠疫苗。 这两家公司的代表对法新社表示,希望在年底前第三阶段临床试验结束后就能接种其疫苗。 尽管某些疫苗新近在临床试验中出现一些问题,目前,全球范围共有9种候选疫苗处于人体临床试验第三阶段。在一名志愿者突患原因不明的疾病后,药业巨擘阿斯利康(AstraZeneca)和牛津大学上周宣布暂停其候选疫苗的临床试验。目前该试验又重新开始。 中国已在一项紧急计划框架内向普通职工接种了若干候选疫苗。 本月,科兴生物技术公司一名发言人对法新社表示,近万人志愿参加接种,其中90%是公司职工及家属,约在2000至3000人之间。 今年6月,中国军方批准了一款新冠疫苗,用于军内。该疫苗由军队研究机构和一家生物技术公司共同研发。

热门新闻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