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Tags 西班牙疫情

Tag: 西班牙疫情

马德里疫情已恶化两星期 自治区主席还推迟与首相会面

因马德里的covid-19病毒疫情太严重,西班牙首相桑切斯昨天表示同意与马德里自治区主席阿尤索女士(Isabel Díaz Ayuso)会面,以一道磋商如何控制马德里最严重的病毒情况,桑切斯未确定何时会晤,而是指出“尽快”,会面地点并定在位于马德里市SOL中心的马德里自治区政府大楼内。阿尤索女士昨天立即回应,表示这是她多次提出要求后首相终于接受和她会面。 西班牙Publico网络媒体今日说,虽然马德里的病毒疫情已经恶化了两个多星期,紧急到必须立即采取剧烈性管控措施,但阿尤索女士今日决定将会面时间推迟到下周一中午12点。无论如何,桑切斯和阿尤索的工作团队从昨天起开始接触,在“与病毒作斗争的合作空间”下开始工作。 《世界报》今日表示,阿尤索女士解释说将执行的措施是“限制人员移动和活动”,而不是“纯粹隔离”(指封城)。马德里自治区公共卫生署长Ruiz-Escudero透露,新的管控计划是进一步限制社交聚会人数(目前为不超10人),减少活动和限制公共交通等。《世界报》并说,来自马德里自治区政府的透露说,“目前,申请警报状态不在工作桌面上”。这也是说,没有警报状态也就不会有“纯粹隔离”,等于不会有居家隔离令发生,因只有激活警报状态才有可能禁止居民无必要理由下走出家门。

马德里政府为如何封城有激烈争吵 政治混战以公民健康为代价

昨天,马德里因疫情太过严重将要“选择性”封城的消息惊动了不少马德里人,马德里自治区政卫生副主管萨帕特罗(Antonio Zapatero)昨天说,将对高发病率地区采取隔离措施,剧烈性措施主要影响到居民的移动和社交活动,但萨帕特罗同时说不关闭饮食业,但有可能关闭一些学校,并且限制公共交通。 马德里的发病率地区也即马德里市内以南的Usera、Villaverde、Puente de Vallecas和Carabanchel几个居民街区以及郊区城市Parla、Alcobendas 和Fuenlabrada等地区,发病率而言,最严重的是Puente de Vallecas区分,每10万人累积发病率超过1000例(全国为256)。 因为很多人担心马德里会重新执行居家隔离令,马德里自治区卫生主管Enrique Ruiz Escudero今日通过一则视频发出安定人心信息(图),他呼吁马德里人可以保持镇定,“可能从下周一起针对高发地区执行的隔离措施集中在限制人员移动、家庭和社交聚会以及减少活动”(restringir la movilidad y reducir la actividad),他指出人们的移动和社交将受到影响,包括公共交通也限制,他试图传达的意思是将一些街区与外部隔离,而不是像3月时的警报状态令那样将居民软禁在家不准出门。 目前而言,只会有社区封锁而不是真实的封城 可以说,马德里将执行的是社区隔离,而不是包括将人们禁闭在家的封城。实际上,西班牙二波感染以来,全国各地几十个地方都采用了所谓的封锁,但无一地区有“禁足令”出现,最大的程度是建议居民尽量留在家里。 马德里将采取的“居民点隔离”(Confinamiento por Barrios)要复杂的多,因大城市人口密度高,与外部的交流也更活跃,马德里将要执行的隔离很大可能与目前巴利亚群岛(Baleares)卫生部门对Palma、Sant Antoni和Ibiza几个城市内的居民点执行 封锁类似,吧城市内的街区划出一个隔离圈。 巴利亚群岛下的Ibiza海岛市政府将本市Vila 社区执行隔离令 群岛的措施是在隔离圈内的居民并不禁止出门,但禁止离开隔离圈,同时禁止外人进入隔离圈,进出隔离圈只能具有必要理由下,例如看医生、上学或上班、去照顾弱势群体(老弱病残)、要去办理不可延期的手续以及其他不可抗理由。 也就是说,居民可以在隔离圈内自由流动,而不会像3、4月时必须留在家里不能出门。限制措施并将伴随于各种限制,诸如限制社交、家庭聚会和活动,进一步限制饮食业经营,以及限制隔离圈内的公共交通等。因此,最大的区别是无居家隔离令。 这其实也是第二波感染下西班牙几十个地区曾执行过的所谓“封城”,但无任何一个有“禁足令”,都是禁止离开本地但可以在本地自由活动,如马德里大区卫生副主管萨帕特罗昨天说言,是“带引号的”隔离令。 马德里为何不出台居家隔离令?  政治利益比疫情重要 马德里卫生副专管萨帕特罗明确说,“我们不申请警告状态,因为无需通过启动警报状态来执行我们的措施”。 这一点很关键,也是无居家隔离令的唯一原因,因为只有启用警报状态的情况下才能禁止居民走出家门,而自治区政府仅凭现有的常规法律并不能限制居民的基本自由,大区政府也无权对某地采用警告状态,警告状态的程序大区向中央政府提出申请,由中央政府向国会提交,被批准后启用。因马德里明确说不申请警报状态,等于马德里施行的是“带引号的隔离”,而不会有居家隔离发生。但可以预料的是,在执行隔离后,马德里当局定然建议居民尽量留在家里,不过,这个建议也是一直有的建议,似乎无人理会。 马德里执行选择性“封城”而没有居家隔离令,既有社会后果考虑也有政治考虑: 一来,多数西班牙人极端反对居家隔离,男女老幼都不愿被幽禁在家。包括西班牙极端右翼VOX和人民党都反对居家隔离,甚至几次阻碍西班牙中央政府的警报状态。人民党主席卡萨罗曾多次夸口,宣称无须把国民隔离在家也能控制疫情; 二来,人民党执政的马德里(包括马德里自治大区和马德里都市都是人民党执政),除非马德里进入极端情况,否则不会向西班牙社工党执政府申请警报状态也即向政治敌手祈求帮助。因为至6月下旬为止,西班牙疫情由中央卫生部管理,6月下旬后是交予大区各自管理。当卫生部管理疫情时,人民党的马德里天天鞭挞卫生部管理无能,导致西班牙疫情严重。但如今的情况是马德里自行管理后,疫情比以前还糟得多,如果这个时候向中央求助,不仅等于承认自己无能,同时还验证了人民党主席卡萨罗夸下的海口是吹牛,因为吵来吵去,最后还是要使用人民党极力反对的警报状态,但这是马德里不想做的,因为是自己打脸。 马德里政府裂痕阻止警报状态  政客忙于甩锅 马德里将部分“封城”的消息从昨天早上由萨帕特罗传播,但非常例外的是,马德里自治区下午的例行新闻会被临时取消,这暗示马德里大区的人民党和市民党的联合政府内部发生了该如何封锁马德里的剧烈争吵,导致无统一认识下无法召集新闻会。 联合政府内的分歧极大可能是:大区主席、人民党人阿尤索女士不愿启用警报状态,而副主席、市民党人阿瓜多则认为必须使用警报状态,等于向西班牙政府求助。阿瓜多一定是认为萨帕特罗所言的“带引号的隔离”不足以控制疫情,不够剧烈。 今日早上,阿瓜多(Ignacio Aguado)在位于马德里中心的自治区政府总部召集不接受提问的新闻会,他呼吁西班牙政府在此严重时刻下必须“全面干预马德里的疫情控制”,“仅由一个地方政府来结束这样严重的疫情是绝对无可能的。” “马德里的情况很不好,我们需要更多的努力,虽然情况在恶化,但我们现在还来得及,我们需要政治争吵停火,停止互相指责。”他指出必须终结政治“混战”,“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把枪放下,把长枪丢在地上,不要互相用指头指着对方,我们要在一起提供解决方案。”阿瓜多用词严重地说。 阿瓜多所指的政治混战指近段时间来各方对马德里疫情管理工作的指责,以及阿尤索女士对这些政治批评作出的还击,例如当西班牙社工党首相桑切斯为马德里疫情“表示担忧时”,阿尤索认为这是社工党在抹黑人民党管理的马德里,并认为马德里的疫情不至于如此“灾难化”。目前,马德里社工党分支并试图弹劾阿尤索下台。这些政治混战,让政客把精力集中在捍卫本党利益,代替了居民更关心的病毒疫情。这是阿瓜多呼吁“停火”的原因。 很不寻常的是,阿瓜多今日的新闻会不接受提问,他一边要求中央政府必须“全面干预马德里”,一边拒绝回答是否要求阿尤索启用警报状态。 这是一个暗示,暗示阿瓜多昨天可能为如何封锁马德里与阿尤索有过激烈的争论甚至吵架,导致阿瓜多今早一人面对媒体发言,要求中央立即和全面地介入马德里的管理,所谓的“一个地方政府绝对无可能控制如此严重的疫情”其实是暗示阿尤索已经无此能力,甚至可以被阿尤索理解为暗批自己无能。这句话极可能让阿尤索非常不快,加深两人的合作裂痕,而且,阿尤索也知道社工党之所以敢于发动弹劾,与阿瓜多的默许有关(社工党暗示可以让阿瓜多接替阿尤索)。 西班牙社工政府今日通过副首相卡尔沃(Carmen...

西班牙已处于高度负债状态 至少需要到2023年才能恢复

医学杂志《柳叶刀》9月15日也指出,西班牙是欧洲新冠病毒传播风险最高的国家。该报告认为,当发病率超过每百万居民100例时,传播风险很高,西班牙8月录得每百万居民118.8例确诊。 央行再次下调增长预期 鉴于目前严峻的疫情态势,西班牙央行9月16日预测,西班牙复苏速度将慢于预期,至少需要到2023年才能恢复至疫情前水平。 西班牙央行指出,由于新增病例数激增和随之而来的社交距离限制,经济复苏已失部分动力。央行预估西班牙2020年GDP将萎缩10.5%至12.6%,较5月萎缩9.2%至11.6%的数字更为悲观。 西班牙央行首席经济学家Oscar Arce表示,2020年增速低于预期,意味着2021年增长起点更差,预计2021年增长将在4.1%至7.3%的区间浮动,低于此前预测的9.1%。 针对疫情对劳动力市场的影响,西班牙央行预计,如果逐步取消“工作临时调整措施计划”(ERTE),失业率将在2021年达到19.4%至22.1%。 西班牙是欧元区内就业形势最为严峻的国家,上半年岗位流失数量几乎是其他国家的三倍之多。据欧盟统计局数据,上半年西班牙就业人数减少135万,这一数字仍未包括 ERTE支持的休假工人。 9月14日,西班牙当局已经将ERTE延长至2021年1月31日,当局也提议将援助重点放在对旅游业等受疫情影响较大的行业中。 同时,央行预计西班牙今年公共债务将持续攀升,按照两种预估模型,公共债务预计将占GDP的116.8%或120.6%,赤字可能达到GDP的10.8%或12.1%。 目前西班牙已处于高度负债状态,其公共债务在2019年占GDP的比重超过95%,而在2007年,这一数据不到37%。截至6月份,西班牙的公共赤字已占GDP的6.11% 央行表示,预测并未考虑冠状病毒疫苗潜在可用性和欧洲复苏基金的援助效果,两者可能帮助西班牙加快复苏。未来6年西班牙将获得1400亿欧元资金援助,该援助金额相当于西班牙2019年GDP的11.2%。 冬季旅游恢复情况成关键 Oscar Arce也指出,西班牙复苏慢于其他欧盟国家的主要原因是对旅游业的严重依赖。旅游业占GDP的12%,创造11%的工作岗位,其业绩将对西班牙2021年经济表现产生重大影响。 西班牙旅游业夏季的表现未如预期,目前官员正把挽救旅游业的希望寄托在冬季旅游上。 西班牙国家统计局(INE)数据显示,经历了三个多月的封锁后,6月游客数字显著增加,外国游客人数环比增加12倍,游客消费环比增加18倍。但进入7月,随着疫情逐步反弹,许多国家发布旅行警告或对西班牙入境者实行隔离措施,相关数据开始大幅下滑。 英国是西班牙主要客源国之一,英国游客占外国游客数的比例超过20%。但英国政府7月25日晚间临时决定将西班牙从新冠疫情旅游走廊(Travel Corridor)名单中移除,打击了英国游客的积极性。随后其他国家也纷纷效仿,对西班牙入境者实施相应限制。 西班牙旅游协会(EXCELTUR)副理事长Jose Luis Zoreda警告称,尚不清楚旅行措施会对旅游业产生何种影响,但旅游业无法以任何方式弥补外国游客数锐减的缺口。 Exceltur 8月18日在一份报告中指出,鉴于需求下降和夏季旅游旺季可能提前结束,已将2020年旅游业损失预估从831.34亿欧元上调至987.53亿欧元。 近期,西班牙已就旅行走廊问题与多国进行沟通。西班牙外交部长冈萨雷斯9月9日表示,西班牙将与英国、德国和斯堪的纳维亚等国进行谈判,谋求开放通往西班牙诸岛(巴利阿里群岛和加那利群岛)的旅行走廊,使游客返程后无需自我隔离。 冈萨雷斯表示希望旅游业可以尽快重回正轨,游客入境对于加那利群岛而言至关重要。冬季是该岛的旅游旺季,其发病率也低于西班牙其他地区,但却受到外国政府对西班牙全境旅行的限制,开放旅行走廊将帮助该岛重启旅游活动。 冈萨雷斯进一步表示,西班牙呼吁欧盟采取协调一致措施规范欧盟内部人员流动和处理边境限制问题。同时可以根据PCR检测数、无症状感染者人数和医院负荷情况为旅游复苏做出差异化安排。

马德里爆出高发区隔离新闻后被取消 封锁令未最终定案

疫情最严重的马德里终于采取行动,《世界报》报道说,马德里自治区政府卫生副主管今日表示,“面对新冠病毒在马德里的持续增长,马德里将严厉化管控措施例如对特定地区采用选择性隔离措施”,多数媒体指出,一些高发病率区分例如马德里市Usera、Villaverde、Puente de Vallecas区分和郊区城市Alcobendas、Getafe和Parla可能执行“带引号的隔离”。但在卫生副主管发言四小时后,马德里大区政府反常地取消了新闻会,貌似是对隔离令有疑问。 马德里自治区政府公共卫生副主管和马德里Covid-19计划领导人安东尼奥·萨帕特罗(Antonio Zapatero)在今日的新闻会上说,因病毒在马德里保持增长和由于“市民太松懈”,马德里将从周末起采取“剧烈性措施”,新的限制措施尤其影响到居民的移动和人员集会和限制公共交通。安东尼奥·萨帕特罗说,自治区政府正在研究更严厉的措施,集中在限制人群聚集和流动,可能意味着“对感染最多的基本卫生区域执行带引号的隔离令”。 当被媒体进一步追问时,安东尼奥·萨帕特罗表示“目前不考虑关闭马德里”(指封城),也不全面关闭饮食业,但如果“这些重要的措施”没有效果,那么不排除那么做,“我们认为最好的做法是尽早行动,我们不能向后退步。”他呼吁马德里居民带责任感地行动,尽可能采取更多的谨慎措施。“如果我们大家都没有卫生措施责任感,那么即使我们执行再多的限制也无用,我们不允许居民松懈。”“没有必要以申请警报状态来实施我们将采取的措施”,他表示还在研究具体措施,可能对特定地区采取选择性隔离,意味着限制公共交通和关闭一些学校。 安东尼奥•萨帕特罗说:“说到隔离,已经是大家熟悉的措施。”他只透露说隔离措施集中在“限制人员移动和聚会”,但不再提供更多的细节,“必须考虑到马德里自治区的结构的复杂性,几周前我们对2700人口的小镇Tielmes执行了封锁措施,取得很好的效果,但马德里都市和一些郊区城市的结构复杂性,让我们在这个话题上必须好好考虑。”媒体曾问是否会关闭一些学校,萨帕特罗回答说“这个问题我们还在研究”。 萨帕特罗未透露将“立即施行”的“剧烈性措施”将影响到哪些地区和多少人,只说影响到高感染率的地区,他并且说,已经通过社交工具WhatsApp把一些决定报告给大区政府主席阿尤索女士(Isabel Díaz Ayuso),并相信大区政府定然支持,因阿尤索“一贯支持所有为保障马德里居民健康而出发的措施”。萨帕特罗也未报告新措施从何时开始,只说“可以从周日或者下周一起执行”。这暗示,在今日新闻会作出的一些预告还不是最后定案,所以这两天也许还会有变动。 安东尼奥·萨帕特罗并透露马德里已经要求西班牙卫生部将隔离期从14天减少到7天,因为这样可以让不遵守隔离的人能有效地遵守隔离规定。他并提到马德里开学以来的学校疫情,指出马德里目前有178间课室被采取隔离措施,意味着马德里0.5%的学校“有事情发生”,他并确定说马德里市内有一家幼儿小学报告爆发点,一共确诊五例。 《世界报》下午的后续报道说,“马德里会否对高发病地区执行封锁突然变的不明朗”,一反常态的是,马德里大区政府今日下午取消了大区内阁全会后的新闻会,这个不寻常举动发生在安东尼奥•萨帕特罗预告说马德里会对部分地区采用隔离令的4小时后。这似乎暗示,马德里自治区政府可能还在商讨萨帕特罗说过的这些措施,也可能是萨帕特罗未经大区同意下过早地发出预告,导致下午的政府新闻会也被临时取消。 马德里自治区传播全国最严重,累计确诊17.46万例,过去两周每日增长3千多至4千例,即使严重到如此地步,马德里的管控措施比其他自治区都要宽松和更少。邻近的卡斯提亚-拉曼查自治区主席巴赫甚至抨击马德里为一个辐射炸弹,把病毒辐射到邻近大区,巴赫表示卡斯提亚-拉曼查80%的病例都与马德里有关。 马德里政府今日称“最好是尽早采取行动”,但实际上不如说是行动姗姗来迟,因过去三周每日新增三四千例,严重到不能再严重,马德里在一周多前宣布执行一系列更严厉的措施,结果所谓的“非常痛苦和严厉的创新性新措施”不过是在原有措施上作微调,如今将出台据说又是“非常重要”的措施,到底多严厉多重要和是否继续是优柔寡断地继续错过时机只能拭目以待。

西班牙被病毒肆虐竟然还有净土 南部15个地区无疫情

欧洲新闻社报道,整个西班牙都遭遇新冠病毒肆虐,全国17个自治区共50个省无一幸免,但尽管西班牙沦为在第二波感染潮里全球最三严重的国家,但西班牙也有一些地方是从没被感染过的净土,这些净土并且置身在疫情严重的省份内。 西班牙人口最多的南部安达鲁西亚大区(八个省份)是目前爆发严重的大区,每日新增上千例,包括其中的马拉加省是西班牙本次二波感染大潮的主角省份之一。但神奇的是,疫情不低的马拉加省下有15个地区,自疫情出现以来至今从未有过阳性确诊病例。 依据依据安达鲁西亚自治区统计与制图研究学院的调查,属于安达鲁西亚大区下的这15片净土为:Canillas de Albaida, Comares, Salares, Sedella, Totalán, Macharaviaya, Atajate y Benadalid. También las localidades de Jubrique, Benaoján, Alpandeire, Cartajima, Faraján, Júzcar和Pujerra。都是马拉加省下的小乡镇,这些小地区属于Axarquía、Málaga和Serranía三个卫生区。 整个马拉加省而言,分成103个地区,合计确诊11775例,其中马拉加市4771例,Marbella市1906例,Torremolino市504例,而该省下以上15个地区保持“免疫”,大半年来坚持把病毒抵御在门外。 近两周时间里,西班牙17个自治区里,北部阿斯图尼亚斯自治区的疫情最低,日增长不到百例,最高的是马德里日增3500-4000例,其次是加泰罗尼亚和安达鲁西亚都在一千多例。

罢课开始 西班牙已经关闭117家学校和有214个课室停课

西班牙跨工会联合会STES今日报告说,开学一周多以来,西班牙全国2.85万家学校一共发生331起与新冠病毒有关的事件,具体是关闭117家学校和214个课室停课。工会联合会指出,西班牙的学校事件比法国高9倍。法国有学校6.2万家,开学已经15天,目前关闭80家学校。 今日,有西班牙学生工会(Sindicato de Estudiantes)发动的罢课行动开始,全国范围内在16日-18日三天都有罢课行动。学生工会喊出的口号为“有安全和有质量的100%的现场上课”,工会要求西班牙当局加大教育投入,拯救西班牙的教育事业和公共教育质量,减少课室学生人数,增加教师,“结束远程上课”。一句话,学生工会并不是因疫情严重而罢课或者主张网课,而是相反,要求100%现场上课,但在足够的安全保障下。学生工会的罢课行动在马德里、加利西亚、穆尔西亚、巴斯克、阿拉贡和安达鲁西亚等自治区获得响应,许多学生拒绝上课。本月23日起,西班牙主要工会将在全国发动罢课。

西班牙病毒死亡人数突破3万例 累计确诊突破60万例

西班牙疫情继续严重无丝毫改善,今日且有两项重要数据突破心理关口,一个是累计确诊突破60万例,另一个是死亡人数突破3万例。但西班牙情况的恶化和担忧还从以下数据得到反映,一个担忧是单日死亡记录突增到156例,这个记录即使在严重的3、4月都属于非常高。还有是入院患者将突破一万,其中UCI重症增至1273例。巴利亚群岛今日宣布将几个严重的社区采用封锁措施。各项数据都最不利的马德里无更多的管控动静。 西班牙疫情不见好转,甚至让德国卫生部长今日说:“西班牙的情况让人担忧。” 西班牙《国家报》说,德国卫生部长Jens Spahn本周二为西班牙的情况表示担忧,他对西班牙出现的严重爆发表示找不到解释,“欧洲很少国家在第一波疫情里采取过像西班牙那样严厉的管控措施。” 西班牙学校疫情方面,目前有200多家学校有疫情出现,一些学校被关闭或部分课室关闭。今日,加泰罗尼亚一个家长平台征集3000多个家长发表声明,表示不让自己的孩子上学,这些家长说:“我们不能冒险,我们不能像政客那样不负责任。” 依据西班牙卫生部的疫情数据,西班牙至今日为止累计确诊603167例,累计数字比昨天增长9437例,但只有3022例属于在最近24小时内确诊,等于有6400多例在其他日子采集检测样本,但分析结果至今日才出现,这六千多新病例统计进累计里,但不属于24小时内新增,无论如何,西班牙累计数字是一天内增加了9千多例,这个日增数字与过往三天类似,都是日均9千多例。 不过,卫生部又因技术问题未能采集到加泰罗尼亚大区的疫情数据,也等于说今日的日增高于9437例。这已经是卫生部的家常便饭,因为每周总有一两次因技术问题采集不到自治区的数据。 卫生部的技术问题应该在卫生部而不是加泰罗尼亚大区交作业不及时,因为加泰罗尼亚大区今日报告过去一天增长了1328例,并且显著高于昨天402和周日852例。加泰罗尼亚今日大幅回升,显然是两天前把很多检测样本推迟了分析,才导致前两日的日增显著下降,当把过去几天的样本都分析完后,因此让今日的日增数字比前两天加倍。卫生部的技术问题是来不及筛选数据,因为卫生部要把这1328例分离出哪些属于在过去24小时检测,哪些属于在其他日子检测,因为卫生部认为在24小时内检测和得出分析结果的才是24小时新增。 卫生部一般是必须在下午5点报告新疫情,但很多时候是到7点才更新数据,所以,卫生部是来不及筛选加泰罗尼亚报上的数据,而又到了截止时间,只好说“因技术问题采集不到加泰罗尼亚的数据”,让加泰罗尼亚的单日记录留空。以前卫生部说采集不到马德里数据时,马德里就是这样反驳卫生部,说马德里按时报告,但卫生部自己未能如期完成数据更新工作。 无论如何,西班牙今日的日增如果加上加泰罗尼亚报告的1328例,日增长超过了一万例。 今日24小时新增的3022例里,马德里继续最高,占1207例,其次是纳瓦拉302,巴斯克270,安达鲁西亚228,阿拉贡220,马德里保持占三分一,纳瓦拉日增靠前至全国第二位,相对近几天的数字,巴斯克、安达鲁西亚和阿拉贡则下降了一半。马德里至今日累计174680例,比昨天(171085例)高出3595例。 另外,西班牙合计记录死亡30004例,一天内新增死亡156例。这个日增非常高,也是4月中旬以来未见的单日记录。 卫生部并报告过去7天(卫生部不报告单日死亡记录,以上单日新增是以今日的数字减去昨天数字得出的单日死亡记录)合计新增死亡303例,马德里占115,其次是安达鲁西亚48,卡斯提亚-莱昂31,加利西亚28,瓦伦西亚15,巴利亚群岛和加那利群岛分别为12和10,是记录死亡最多的几个自治区。 比较瞩目的是,加利西亚自治区疫情不算最严重,但近日来的死亡记录都很靠前,人口相对要少的两个群岛的死亡记录也非常高。疫情第二的加泰罗尼亚过去7天只记录5例死亡。不过,该大区实际每日报告更多死亡,但未被卫生部采集,因加泰罗尼亚将带新冠症状、但未经PCR确诊的死者一并报告为新冠死者。 入院数字方面,西班牙目前入院9752例,比昨天多708例,重症1273例,比昨天多116例。不过今日出院也高至1035例。近万住院患者里,马德里占2748,加泰罗尼亚1182,安达鲁西亚1068。 西班牙新冠患者在全国病房的占用率为8.5%,比上周末要高1.5个百分点,但对比一个月前(4%)则是翻倍。严重的大区的占用率则高得多,如马德里的占用率为21%,巴斯克、阿拉贡、巴利亚群岛、卡斯提亚-拉曼查都是12%,巴斯克和阿拉贡保持稳定,但群岛和卡斯提亚则显著上升,马德里比上周末要高出3个百分点。1273例重症里,马德里占301例。马德里各项不利数据都是全国最高。马德里同时也是管控措施最少的自治区。

会头跑路卷走两百万欧元 受害者请求领事馆追捕诈骗犯

《爆雷!西班牙华人会头利用福建传统互助会坑骗老乡百万欧元回国!!受害者大部分打工阶层欲哭无泪》引发了华人同胞热议,今天受害者代表50人左右集体到中国驻马德里领事馆请愿,要求领馆反馈案情给国内公安部门,帮助受害华侨追回被骗的血汗钱。 领事馆工作人员接待了大家,要求大家提供该事件更详细的信息,并承诺会尽快发函给国内,提醒受害群众有更多的信息可以再发到大使馆邮箱。 民间标会,是民间一种十分古老的信用互助形式,普通百姓如遇结婚、生病、盖房等等,急需用款时,互相帮助且互利互惠。国外学术界称之为轮转储蓄与信贷协会(Rotating Savings and Credit Association),是一种重要的非正式金融制度。 据了解,标会是福建沿海地区一种具有悠久历史的民间信用融资行为,具有筹措资金和赚取利息双重功能,通常建立在亲情、乡情、友情等血缘、地缘关系基础上,带有合作互助性质。 "福建人吃苦耐劳,敢做敢拼,做会是一种历史传统筹款创业方式,并不是单单海外福建华侨,国内福建人一样在做。在海外,没人脉,亲戚朋友也没那么多,谁借你钱开餐馆?开指甲店?做各种生意?做会是唯一筹款出路了。" 有网友解释,为什么骗子盛行,还有人愿意把自己的辛苦血汗钱交给别人运作。自己每个月的收入,除了正常开支,多的几百存起来没多少利息,要是交给靠谱的标会,自己有利息可收,还能把这个钱给到需要周转的人,用到这个钱的人就支付适当的利息,原本是双赢的事。 标会介绍:标会是福建沿海地区一种具有悠久历史的民间信用融资行为,具有筹措资金和赚取利息双重功能,通常建立在亲情、乡情、友情等血缘、地缘关系基础上,带有合作互助性质。 会首:标会的发起人称“会首”,或称“会头”。会首也可由参与标会的人共同推举产生,只能是一人。标会首期筹款归会首所有,同时会首负有义务召集每期聚会、收取会钱并把交付给该期得款的会员。如有成员违约未按时缴纳会钱,会首须先行垫付,再向该会员追讨。 会脚:除会首外其他参与标会的人。 会员:会首、会脚的总称。 标金:事先约定的每个会员每期须缴纳的会费。 得标:获得某期筹集的全部会款。 死会与活会:标会对于已经得标的会脚即为“死会”,尚未得标者即为“活会”。

全国第一个学校爆发点 马德里被残酷打脸 西班牙202家学校有疫情

自上周开学以来,西班牙全国202学校传出疫情,上周,包括国王女儿所在的学校有学生确诊,导致国王的两个女儿目前在家隔离。《世界报》表示,国王女儿已经接受了PCR核酸检测,目前还在等候检测结果。 马德里自治区教育署上周曾说马德里是开学最成功的地区,因出现在校园里的疫情相对要少得多,不过,这个自满在今天被打破,因位于马德里市内Montecarmelo地区的一家德文学校成为全国第一个学校爆发点,一共有三名学生确诊。依据西班牙的卫生规定,一旦一家学校内有三名学生确诊,即视为是一个爆发点,昨天,有消息称这家德文学校有学生确诊,今早证实有三名学生确诊,其中一个是低年级学生,两个是高中生,后两者属于兄弟两人,三名学生以及他们的接触者都被采用隔离措施。因为有三个学生确诊,所以被宣布为全国开学以来第一个爆发点。 这家学校今日整个早上与马德里卫生部门保持协调,以等候指示是否把学校关闭,但马德里自治区卫生署至下午作出了不关闭学校的决定。马德里卫生署长Enrique Ruiz Escudero今日说,三个被传染学生不存在直接关联,因此暂不关闭学校。 卡斯提亚-莱昂自治区今日宣布因病毒疫情关闭12个课室,这些学校疫情在大区下Ávila、Burgos、León、Valladolid、Salamanca和Soria六个城市的学校里发现,一共12间课室的学生被采取隔离措施。 今日,马德里郊区Torrelodones市、西班牙南部Huelva省以及北部Pontevedra市学校都有疫情发生,多个课室被临时关闭。 全国各地学校不断传出疫情,发生在学校里的疫情在急剧攀升。西班牙卫生部上周五报告说开学五天后,全国一共有53家学校有疫情事件出现。《世界报》说,今日已经升至202家,其中安达鲁西亚自治区34家,巴斯克30家,阿拉贡24家和瓦伦西亚12家,是疫情最多的几个自治区。

马德里宣布大幅减税引财政部不满 非法强占住宅可拨打电话举报

《世界报》报道,马德里自治区议会今日举行自治区治理辩论,盘点自治区政府过去一年的政府工作。这是马德里自治区政府主席、人民党人阿尤索女士(Isabel Díaz Ayuso)上任主席13个月后的“区情辩论”(类似西班牙国会的国情辩论),阿尤索女士在辩论发言里宣布马德里将减低自治区的IRPF个税税点,五个收入段都下调半个百分点,在2023年前也即在任期结束前完成这个减税计划。 除了减低个税半个百分点,阿尤索女士还预告马德里自治区将投入8000万欧元优化马德里的初级医疗接待,出台扶植措施帮助年轻人贷款买房,加大投资重新马德里旅游业和酒店业,设立“反强占”(Anti-Okupas)住房办公室等。“我们的主要目标是在公平税收原则下实现经济复苏,创造就业机会,不让任何一个居民落后,促进更多的就业,让付出的努力得到回报。”在马德里议会里的区情辩论将维持两天,今日是马德里执政府发言,明天轮到各个在野党派发言评点马德里自治区过去一年的治理工作。 阿尤索表示,重新激活马德里经济的另一项措施是制定《开放市场法》,该法将保证商品和服务可以在整个马德里地区自由流通,已经符合了原产地自治法规的产品和服务,无需在马德里办理额外的许可,这个市场规范“旨在吸收更多的公司和投资,废除不必要的行政门槛和障碍。”她表示,“马德里由于经济自由而取得了许多进步,例如营业时间自由化和建立公司的便利化。” 关于“反强占”办公室,将启动一个号码起头为900的免费电话,居民一旦发现有人非法强占住宅,可以拨打这个电话举报。依据资料,马德里目前有4000套住房被非法强占,其中2000套为市政府的共有保障房,其余是银行、地产商或者私有住宅。 关于帮助马德里年轻人购买其人生第一套住房,自治区政府将调动1200万欧元,可以让5000个35岁以下的年轻人便利申请到买房贷款,帮助年轻人独立。 减低个税方面,五个收入段都下降0.5个税点,马德里IRPF个税的自治区税点减税后将如下: -年入至12450欧元,税点为8.5% -年入至17707欧元,税点为10.7% -年入至33007欧元,税点为12.8% -年入至53407欧元,税点为17.4% -年入60000欧元以上,税点为20.5% 这是严重疫情下的减税措施,也是引发其余自治区不满的减税措施,一些非人民党执政的自治区指责马德里是“倾销低税”,把投资和财富过度吸收到马德里。阿尤索女士在选举时承诺将历史性地降低马德里纳税人的负担,西班牙财政部发出批评,认为马德里的减税损害西班牙的公平发展,加剧西班牙地区贫富差距。 之所以说“自治区税点”,因为西班牙的IRPF个税缴纳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由财政部征收,另一部分由自治区征收。例如西班牙个税的最低税点为19%,其中10%由财政部征收,9%由自治区征收,因此,所谓的自治区税点即是指这个9%,自治区有权作出上下调整,马德里是将9%改成8.5%,下降了半个百分点,但这不等于马德里人只需交纳8.5%,因还要加上国家税点10%,等于说,马德里纳税人的最低税点为18.5%而不是只要8.5%。最高税点也如是,马德里的自治区税点为20.5%,但还要加上国家税点,等于马德里的最高税点为45.5%。但相对而言,马德里作出下调后,最低和最高税点都是全国最低,例如很多自治区最低为20%,最高为49%。

热门新闻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