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4月 19, 2021
Home Tags CORONAVIRUS

Tag: CORONAVIRUS

西班牙病毒死亡人数突破3万例 累计确诊突破60万例

西班牙疫情继续严重无丝毫改善,今日且有两项重要数据突破心理关口,一个是累计确诊突破60万例,另一个是死亡人数突破3万例。但西班牙情况的恶化和担忧还从以下数据得到反映,一个担忧是单日死亡记录突增到156例,这个记录即使在严重的3、4月都属于非常高。还有是入院患者将突破一万,其中UCI重症增至1273例。巴利亚群岛今日宣布将几个严重的社区采用封锁措施。各项数据都最不利的马德里无更多的管控动静。 西班牙疫情不见好转,甚至让德国卫生部长今日说:“西班牙的情况让人担忧。” 西班牙《国家报》说,德国卫生部长Jens Spahn本周二为西班牙的情况表示担忧,他对西班牙出现的严重爆发表示找不到解释,“欧洲很少国家在第一波疫情里采取过像西班牙那样严厉的管控措施。” 西班牙学校疫情方面,目前有200多家学校有疫情出现,一些学校被关闭或部分课室关闭。今日,加泰罗尼亚一个家长平台征集3000多个家长发表声明,表示不让自己的孩子上学,这些家长说:“我们不能冒险,我们不能像政客那样不负责任。” 依据西班牙卫生部的疫情数据,西班牙至今日为止累计确诊603167例,累计数字比昨天增长9437例,但只有3022例属于在最近24小时内确诊,等于有6400多例在其他日子采集检测样本,但分析结果至今日才出现,这六千多新病例统计进累计里,但不属于24小时内新增,无论如何,西班牙累计数字是一天内增加了9千多例,这个日增数字与过往三天类似,都是日均9千多例。 不过,卫生部又因技术问题未能采集到加泰罗尼亚大区的疫情数据,也等于说今日的日增高于9437例。这已经是卫生部的家常便饭,因为每周总有一两次因技术问题采集不到自治区的数据。 卫生部的技术问题应该在卫生部而不是加泰罗尼亚大区交作业不及时,因为加泰罗尼亚大区今日报告过去一天增长了1328例,并且显著高于昨天402和周日852例。加泰罗尼亚今日大幅回升,显然是两天前把很多检测样本推迟了分析,才导致前两日的日增显著下降,当把过去几天的样本都分析完后,因此让今日的日增数字比前两天加倍。卫生部的技术问题是来不及筛选数据,因为卫生部要把这1328例分离出哪些属于在过去24小时检测,哪些属于在其他日子检测,因为卫生部认为在24小时内检测和得出分析结果的才是24小时新增。 卫生部一般是必须在下午5点报告新疫情,但很多时候是到7点才更新数据,所以,卫生部是来不及筛选加泰罗尼亚报上的数据,而又到了截止时间,只好说“因技术问题采集不到加泰罗尼亚的数据”,让加泰罗尼亚的单日记录留空。以前卫生部说采集不到马德里数据时,马德里就是这样反驳卫生部,说马德里按时报告,但卫生部自己未能如期完成数据更新工作。 无论如何,西班牙今日的日增如果加上加泰罗尼亚报告的1328例,日增长超过了一万例。 今日24小时新增的3022例里,马德里继续最高,占1207例,其次是纳瓦拉302,巴斯克270,安达鲁西亚228,阿拉贡220,马德里保持占三分一,纳瓦拉日增靠前至全国第二位,相对近几天的数字,巴斯克、安达鲁西亚和阿拉贡则下降了一半。马德里至今日累计174680例,比昨天(171085例)高出3595例。 另外,西班牙合计记录死亡30004例,一天内新增死亡156例。这个日增非常高,也是4月中旬以来未见的单日记录。 卫生部并报告过去7天(卫生部不报告单日死亡记录,以上单日新增是以今日的数字减去昨天数字得出的单日死亡记录)合计新增死亡303例,马德里占115,其次是安达鲁西亚48,卡斯提亚-莱昂31,加利西亚28,瓦伦西亚15,巴利亚群岛和加那利群岛分别为12和10,是记录死亡最多的几个自治区。 比较瞩目的是,加利西亚自治区疫情不算最严重,但近日来的死亡记录都很靠前,人口相对要少的两个群岛的死亡记录也非常高。疫情第二的加泰罗尼亚过去7天只记录5例死亡。不过,该大区实际每日报告更多死亡,但未被卫生部采集,因加泰罗尼亚将带新冠症状、但未经PCR确诊的死者一并报告为新冠死者。 入院数字方面,西班牙目前入院9752例,比昨天多708例,重症1273例,比昨天多116例。不过今日出院也高至1035例。近万住院患者里,马德里占2748,加泰罗尼亚1182,安达鲁西亚1068。 西班牙新冠患者在全国病房的占用率为8.5%,比上周末要高1.5个百分点,但对比一个月前(4%)则是翻倍。严重的大区的占用率则高得多,如马德里的占用率为21%,巴斯克、阿拉贡、巴利亚群岛、卡斯提亚-拉曼查都是12%,巴斯克和阿拉贡保持稳定,但群岛和卡斯提亚则显著上升,马德里比上周末要高出3个百分点。1273例重症里,马德里占301例。马德里各项不利数据都是全国最高。马德里同时也是管控措施最少的自治区。

德国首支新冠疫苗最晚明年初获批

负责疫苗监管的德国联邦疫苗和生物医学机构--保罗·埃尔利希研究所(PaulEhrlichInstitute)所长齐丘特克(KlausCichutek)在周二(9月15日)柏林举行的新冠疫情新闻会上表示,首支COVID-19新冠疫苗将肯定能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获批。他同时强调,监管机构不会在评估新冠疫苗是否符合要求方面放宽标准。 德国联邦科研部长卡利切克(AnjaKarliczek)在新闻上指出,在明年年中之前,新冠疫苗尚不能大规模投放市场。她强调,必须保障疫苗的安全性。她说,"我们不会在德国和欧洲偏离这一路线"。 共同出席此次新闻会的德国联邦卫生部长斯潘(JensSpahn)表示,所有候选疫苗都必须经历第三阶段临床试验,这意味着,将在数千名自愿者身上接种,此后才能获批上市。 两位部长同时强调,接种试验完全出于自愿。他相信,会有足够的人报名成为自愿者,从而满足群体免疫必须达到的占总人口比例55-66%的要求。 德国设立了资金规模7.5亿欧元的基金会,支持快速、有效研发安全疫苗。 非常看好的阿斯利康曾暂停临床试验 美中俄英都在奋力开发疫苗 与美国药业大亨Pfizer合作的美茵茨(Mainz)生物技术公司BioNTech获得其中的3.75亿欧元;图宾根州的生物技术公司CureVac得到2.52亿欧元。 卡利切克透露,第三家生物技术公司IDTBiologika也将得到资助,但未说明资金数量,理由是,相关谈判尚在进行之中。 据世卫组织称,全球范围目前约有170个疫苗项目参与竞争,其中有26种疫苗已进入临床试验。 上个月,俄罗斯宣布成为世界上首个大规模接受新冠疫苗的国家。不过,这一宣布在国际上招致广泛批评,原因是,该疫苗的第三阶段临床试验尚未结束。 全球新冠疫苗临床试验赛跑如火如荼之际,一名中国专家在该国国家电视台上表示,中国自行研发的一种新冠疫苗今年11月就将能用于大规模接种。 本周一晚些时候,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生物安全首席专家武桂珍在中国中央电视台上称,"大概11月或12月,普通人就可以接种新冠疫苗,因为根据它的三期临床结果来看,目前进展非常顺利。" 这位专家还说,"今年4月份,我作为实验人群打了疫苗,这几个月感觉非常好,没有任何不一样的地方,接种疫苗的时候,局部也没有疼痛,确实很好。" 中国生产商已加快进度。在本月北京的一次贸易展会上,北京科兴生物技术控股公司(SinovacBiotech)和国药集团(Sinopharm)展示了它们的新冠疫苗。 这两家公司的代表对法新社表示,希望在年底前第三阶段临床试验结束后就能接种其疫苗。 尽管某些疫苗新近在临床试验中出现一些问题,目前,全球范围共有9种候选疫苗处于人体临床试验第三阶段。在一名志愿者突患原因不明的疾病后,药业巨擘阿斯利康(AstraZeneca)和牛津大学上周宣布暂停其候选疫苗的临床试验。目前该试验又重新开始。 中国已在一项紧急计划框架内向普通职工接种了若干候选疫苗。 本月,科兴生物技术公司一名发言人对法新社表示,近万人志愿参加接种,其中90%是公司职工及家属,约在2000至3000人之间。 今年6月,中国军方批准了一款新冠疫苗,用于军内。该疫苗由军队研究机构和一家生物技术公司共同研发。

全国第一个学校爆发点 马德里被残酷打脸 西班牙202家学校有疫情

自上周开学以来,西班牙全国202学校传出疫情,上周,包括国王女儿所在的学校有学生确诊,导致国王的两个女儿目前在家隔离。《世界报》表示,国王女儿已经接受了PCR核酸检测,目前还在等候检测结果。 马德里自治区教育署上周曾说马德里是开学最成功的地区,因出现在校园里的疫情相对要少得多,不过,这个自满在今天被打破,因位于马德里市内Montecarmelo地区的一家德文学校成为全国第一个学校爆发点,一共有三名学生确诊。依据西班牙的卫生规定,一旦一家学校内有三名学生确诊,即视为是一个爆发点,昨天,有消息称这家德文学校有学生确诊,今早证实有三名学生确诊,其中一个是低年级学生,两个是高中生,后两者属于兄弟两人,三名学生以及他们的接触者都被采用隔离措施。因为有三个学生确诊,所以被宣布为全国开学以来第一个爆发点。 这家学校今日整个早上与马德里卫生部门保持协调,以等候指示是否把学校关闭,但马德里自治区卫生署至下午作出了不关闭学校的决定。马德里卫生署长Enrique Ruiz Escudero今日说,三个被传染学生不存在直接关联,因此暂不关闭学校。 卡斯提亚-莱昂自治区今日宣布因病毒疫情关闭12个课室,这些学校疫情在大区下Ávila、Burgos、León、Valladolid、Salamanca和Soria六个城市的学校里发现,一共12间课室的学生被采取隔离措施。 今日,马德里郊区Torrelodones市、西班牙南部Huelva省以及北部Pontevedra市学校都有疫情发生,多个课室被临时关闭。 全国各地学校不断传出疫情,发生在学校里的疫情在急剧攀升。西班牙卫生部上周五报告说开学五天后,全国一共有53家学校有疫情事件出现。《世界报》说,今日已经升至202家,其中安达鲁西亚自治区34家,巴斯克30家,阿拉贡24家和瓦伦西亚12家,是疫情最多的几个自治区。

西班牙为挽救生命加快疫苗采购谈判 如接种后出现不良影响国家将赔偿

La Razon日报报道,西班牙目前与多个国际实验室进行采购谈判,并将承担因可能性的不良影响而作出赔偿。如果有人因接种冠状病毒疫苗而出现不良影响,那么作出赔偿的是西班牙卫生部。 La Razon日报说,有人接种Covid-19疫苗后造成不良后果,是一个可预见和将会发生的事实,目前,各国政府在与全球各个实验室进行采购谈判时,赔偿是其中的条件之一。尽管赔偿会像骨牌效应那样扩展到所有国家,但各国的赔偿方案可能不一样,而西班牙是交予卫生部下的药物安全局管理,也即一旦有人接种疫苗后有不良反应时,作出赔偿的是西班牙卫生部。 La Razon日报表示,西班牙政府在与多个实验室的谈判里,探索多个疫苗分配方案,一些是太平时期(也即无疫情时)的疫苗供应案,这时的疫苗也要安全可靠的多,价格也更高,这个方案是一旦有不良反应,做赔偿的是实验室。但目前的情况下,西班牙更需要的是“大流行供应案”,也就是目前疫情下的急需方案,这个方案是在疫苗被批准使用后,将加快各个流程,为挽救生命为目的尽快分发疫苗,但产生不良反应的风险更大,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实验室将赔偿承诺推给政府,因这是在政府敦促下的紧急需要方案。这是国际上多个疫苗研发公司要求的条件,援引的案例并指出美国也是采用这种方案,就是国家承担赔偿。

马德里宣布大幅减税引财政部不满 非法强占住宅可拨打电话举报

《世界报》报道,马德里自治区议会今日举行自治区治理辩论,盘点自治区政府过去一年的政府工作。这是马德里自治区政府主席、人民党人阿尤索女士(Isabel Díaz Ayuso)上任主席13个月后的“区情辩论”(类似西班牙国会的国情辩论),阿尤索女士在辩论发言里宣布马德里将减低自治区的IRPF个税税点,五个收入段都下调半个百分点,在2023年前也即在任期结束前完成这个减税计划。 除了减低个税半个百分点,阿尤索女士还预告马德里自治区将投入8000万欧元优化马德里的初级医疗接待,出台扶植措施帮助年轻人贷款买房,加大投资重新马德里旅游业和酒店业,设立“反强占”(Anti-Okupas)住房办公室等。“我们的主要目标是在公平税收原则下实现经济复苏,创造就业机会,不让任何一个居民落后,促进更多的就业,让付出的努力得到回报。”在马德里议会里的区情辩论将维持两天,今日是马德里执政府发言,明天轮到各个在野党派发言评点马德里自治区过去一年的治理工作。 阿尤索表示,重新激活马德里经济的另一项措施是制定《开放市场法》,该法将保证商品和服务可以在整个马德里地区自由流通,已经符合了原产地自治法规的产品和服务,无需在马德里办理额外的许可,这个市场规范“旨在吸收更多的公司和投资,废除不必要的行政门槛和障碍。”她表示,“马德里由于经济自由而取得了许多进步,例如营业时间自由化和建立公司的便利化。” 关于“反强占”办公室,将启动一个号码起头为900的免费电话,居民一旦发现有人非法强占住宅,可以拨打这个电话举报。依据资料,马德里目前有4000套住房被非法强占,其中2000套为市政府的共有保障房,其余是银行、地产商或者私有住宅。 关于帮助马德里年轻人购买其人生第一套住房,自治区政府将调动1200万欧元,可以让5000个35岁以下的年轻人便利申请到买房贷款,帮助年轻人独立。 减低个税方面,五个收入段都下降0.5个税点,马德里IRPF个税的自治区税点减税后将如下: -年入至12450欧元,税点为8.5% -年入至17707欧元,税点为10.7% -年入至33007欧元,税点为12.8% -年入至53407欧元,税点为17.4% -年入60000欧元以上,税点为20.5% 这是严重疫情下的减税措施,也是引发其余自治区不满的减税措施,一些非人民党执政的自治区指责马德里是“倾销低税”,把投资和财富过度吸收到马德里。阿尤索女士在选举时承诺将历史性地降低马德里纳税人的负担,西班牙财政部发出批评,认为马德里的减税损害西班牙的公平发展,加剧西班牙地区贫富差距。 之所以说“自治区税点”,因为西班牙的IRPF个税缴纳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由财政部征收,另一部分由自治区征收。例如西班牙个税的最低税点为19%,其中10%由财政部征收,9%由自治区征收,因此,所谓的自治区税点即是指这个9%,自治区有权作出上下调整,马德里是将9%改成8.5%,下降了半个百分点,但这不等于马德里人只需交纳8.5%,因还要加上国家税点10%,等于说,马德里纳税人的最低税点为18.5%而不是只要8.5%。最高税点也如是,马德里的自治区税点为20.5%,但还要加上国家税点,等于马德里的最高税点为45.5%。但相对而言,马德里作出下调后,最低和最高税点都是全国最低,例如很多自治区最低为20%,最高为49%。

混乱不堪的开学局面!全国工会和学生工会下周开始罢课

西班牙全国从这周起陆续开学,全国2.8万家学校里,目前有70多家发生了与疫情有关的事件,多数事件是教师或者学生被确诊,导致一些课室停课或者学校部分关闭,一些事件则是开学前就有教师确诊导致其他教师被隔离,造成人手不足而未能如期开学。 西班牙学生工会(Sindicato de Estudiantes)宣布在9月16、17和18日召集全国罢课行动,抗议教育部门在新学期开学时的安全开学措施不足。全国学生工会已经征集了23万个签名,要求西班牙教育部制定安全返校计划,尤其是小学课室。学生工会批评说,在西班牙家长和学生渴望安全开学之际,教育部则在如何安全开学问题上袖手旁观了五个月,最后是混乱不堪的开学局面,学生工会说:“教育部只说过大家要戴口罩和可以半现场上课,没有任何解决方案。”全国学生工会反对远程上课,因3、4月时在线网课让学生的成绩出现灾难性下降,因此主张在足够安全的措施下全部现场上课。罢课行动是抗议安全措施不足。 另外,西班牙工会也表示从9月23日起在全国发动罢课,尤其是马德里。

法国疫情反弹,“黄背心”却又来了

综合路透社、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美联社12日报道,当天巴黎的“黄背心”抗议活动卷土重来,呼吁“经济正义”。但是游行中,也有示威者身着黑衣,手持反法西斯运动的旗帜,他们被称作“激进街区”,经常被指责在法国街头游行中制造暴力事件。 法国警方共逮捕超过250名抗议者。法国内政部长达拉曼(Gerald Darmanin)表示,包括首都巴黎约2500名抗议者在内,当天全法共有6000名抗议者参加示威游行,其中“许多人携带了危险武器”。 周六中午,巴黎的抗议者聚集在政府批准的游行路线起点,分为两列队伍行进。其中一列队伍按原路线前进,过程较为顺利;但另一列队伍却偏离了政府规定的游行路线,因而与警察发生了激烈冲突。抗议者点燃了垃圾箱和汽车,警察则多次利用催泪瓦斯来驱散抗议人群。巴黎警方称,他们在一些暴力抗议者携带的物品中,发现了锤子、冰镐、刀具等可用于攻击的武器。 根据本周五(11日)巴黎警察局的说法,抗议者原计划周六在巴黎举行四场抗议活动,但其中两场被禁止,包括位于香榭丽舍大街上的游行。为预防示威抗议造成的破坏,法国政府要求香榭丽舍大街上的商家在周六上午停业4个小时,同时建议商家“在店铺前放置防护措施”。警方也曾呼吁示威者遵守巴黎防疫规定。巴黎被划入法国疫情高风险的“红区”,这意味着人们必须在街上佩戴口罩。 2018年11月,为抗议法国政府调高燃油税,法国暴发了全国范围的“黄背心”示威抗议活动。今年3月,为防范新冠肺炎疫情传播,法国政府实施封锁措施,“黄背心”运动因此曾一度消失。 值得一提的是,12日的抗议活动,是自5月11日法国逐步解除封锁以来,“黄背心”运动首次重现街头。而就在“黄背心”运动卷土重来之时,法国正遭遇着疫情强烈反弹。 根据法国卫生部12日晚间公布的信息,当天法国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破万(10561例),高于前一天的9406例,这也是5月法国逐步解封后的最大单日新增病例数。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新冠肺炎疫情统计数据,截至9月13日上午11时10分,法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数为402811例,累计死亡病例数为30902例。 在法国疫情剧烈反弹的当下,本周五(11日),为法国政府提供咨询的科学委员会负责人德尔夫拉西(Jean-Francois Delfraissy)表示,在夏季解除封锁后,人们可能需要再次遵守新冠病毒防疫规则,“重新约束”自己的行为。 然而,法国政府却并不打算再度采取封锁措施。同一天,法国总理卡斯泰(Jean Castex)表示,虽然新冠病毒传播在增强,而且将持续数月时间,但人们应努力“与病毒共存”。卡斯泰认为,在感染人数有所增加得情况下,不应放弃社会、文化和经济生活。

法国日增确诊病例首次超过万例,总理警告疫情“明显在恶化”

据法新社报道,当地时间9月12日,法国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0561例,是疫情暴发以来的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最高值,同时也是法国单日新增确诊病例首次超过10000例。 进入9月,法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激增,此前一周单日新增确诊病例不断增加。目前,法国累计确诊病例超过37万例。9月12日,法国新增死亡病例17例,累计死亡病例达30910例。 法国总理卡斯泰11日表示,法国疫情“明显在恶化”,住院病例增加尤其令人担忧。他警告称,新冠病毒带来的威胁并未降低,且“还将与我们共存数月”。据法国公共卫生部数据,过去一周,法国有2432名感染患者入院接受治疗,其中417名患者被送入重症监护室。 卡斯泰当天宣布法国的自我隔离时间从14日缩减为7日,以确保大家都能遵守这一规定。此前法国卫生部曾称,很多人未严格遵守14天的自我隔离期,认为时间太长了。 据英国天空新闻网报道,9月12日当天,法国还再次爆发了“黄马甲”示威抗议活动,警方使用催泪瓦斯试图驱散人群,最终巴黎大约有250人被捕。

全球变暖将导致病毒更难被根除

参考消息网9月11日报道 瑞士科学家的一项新研究发现,全球变暖让病毒引起的疾病越来越难以消灭,或将导致人类受到进一步的威胁。 据西班牙《趣味》月刊网站9月9日报道,上述发表在《环境科学与技术》月刊上的研究指出,由于气候变化而被迫适应温暖气候、通过水传播的病毒的传染时期变得更长,并且对氯等消毒剂更具抵抗力。这意味着在炎热地区微生物水的质量可能会更差,而病毒对人类健康的危害更大。 虽然阳光、高温和其他微生物可以灭活存在于地表水中的病毒,从而降低其传播疾病的能力,但科学家们似乎预计,病毒对环境的反应方式将随着气候变化而变化。在某种程度上,人类对此将很难应付。 一些专家认为,气候变化以及其他环境冲击可能会促使更多新疾病例如新冠肺炎出现。 肠病毒和其他病原性病毒可导致一般性的感染如感冒,以及非常危险的感染如脊髓灰质炎。它们存在于粪便中,并从污水和其他来源释放到环境中。它的生存取决于承受环境条件的能力。因此,研究人员希望发现病毒如何适应这些变化,以及这种适应能力如何影响它们对消毒剂的抵抗力。 该研究小组通过在10摄氏度和30摄氏度的湖水的烧瓶中孵育样品,在有和没有暴露于阳光下的情况下,创建了四种不同的人类肠道病毒种群。然后,他们将样品暴露于加热和消毒剂(氯)中。他们发现,适应温水的病毒比适应冷水的病毒更能抵抗热灭活。他们还观察到四种毒株在暴露于阳光或其他微生物时,在灭活方面几乎没有差异。适应温水的病毒的活性也比冷水毒株时间更长。此外,它们更好地抵御了氯气暴露。 这项研究的合著者塔玛·科恩说,研究结果表明,在暖水中的病毒“能够更长时间地持续传染状态,并且对消毒剂的抵抗力也更高”,虽然她同时提醒说,实验室研究结果尚未在野生环境中得到证实。 无论如何,研究人员认为,适应高温条件表明,热带地区或受全球变暖影响地区的病毒可能变得更加难以通过氯化或加热消除。他们还指出,这种增强的抵抗力可能会增加病毒具备感染能力的时间,并使接触污染水的人患病

新冠疫情: 中国云南有偷渡客确诊 多个边境城镇进入“战时状态”

中国云南省瑞丽市13日确诊两例由缅甸来的新冠肺炎患者。这次确诊备受关注的是两名患者均为缅甸人,通过中缅边境偷渡进入中国。14日晚,瑞丽市实施“封城”措施,官方称进入“防疫战时状态”。 缅甸此前疫情并不严重,但近期确诊病例快速增长。截至9月14日早8时,缅甸过去24小时新增219个病例,累计确诊3015例,累计死亡24例。 另外,与瑞丽市接壤的缅甸木姐近期发生武装冲突,居民生活雪上加霜。 云南一寺庙里戴口罩的游客在转动祷告轮 图片版权REUTERS “防疫战时状态” 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9月3日,32岁的缅甸籍杨某带着3个孩子和2个保姆从缅甸偷渡入境中国,暂住瑞丽市杨某的姐姐家。 杨某和她的一个保姆在入境一周后出现不适,才到医院做核酸检测,并于9月13日确诊。在此期间,杨某曾到过菜市场、商场、公园、餐厅、健身房等地,途中佩戴口罩。 瑞丽市当局9月14日晚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从当晚10点开始,无特殊情况不得进出瑞丽市城区,时间暂定一周。同时将开展全员核酸检测,全市城区人员居家隔离。 当局在会议上称,云南8个边境州(市)、25个边境县(市)要立即进入“防疫战时状态”。 患者居住的小区奥星世纪一期也开始实施封闭管理,共490人受影响。封闭期间,人员及车辆只进不出,非小区人员禁止进入。其附近的奥星世纪二期的居民实施居家隔离,上千人受影响。两小区由属地政府派专人负责居民物资保障。 截至14日下午,瑞丽市已经对190个密切接触者采取集中隔离,并采样核酸。其中98人已完成检测,结果为阴性。 中缅边界往来频繁 云南省瑞丽市位于中国西南边陲,隶属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德宏州),该州是云南省8个少数民族自治州中的一个。瑞丽市与缅甸的口岸城市木姐毗邻,边境线接近170公里长,包括105公里江河和65公里陆路。 瑞丽口岸是中缅陆路口岸中人员、车辆、货物流量最大的口岸。根据中国官方数据,2019年该口岸出入境人员突破近1700万人。在缅甸一方的木姐口岸,2017-18财年的贸易额高达58亿美元,比缅甸其他三个口岸的贸易额总和还高80%。 在瑞丽生活的四个少数民族,包括傣族、景颇族等,和缅甸的掸、克钦、崩龙等民族语言相近、习俗相通。瑞丽与木姐的边境地区无天然屏障,两国居民跨境而居,生活和商业往来频繁,尤以做珠宝玉石和红木生意为多。 自3月23日发现首宗病例,到9月3日期间,缅甸累计确诊病例破千例,达到1058例。但近期新增病例速度明显加快,截至9月14日早8时,缅甸过去24小时新增病例219宗,累计确诊3015例,累计死亡24例。 针对疫情, 9月11日起缅甸全部国内航班停运,缅甸仰光省政府要求,9月11日起至10月1日期间禁止民众离开仰光。 缅甸边境地区近日发生武装冲突。据中国央视新闻报道,当地时间9月11日至12日,缅甸政府军与克钦独立武装在木姐附近发生冲突,至少3人受伤。冲突导致当地大量居民四散躲避,加之疫情的影响,生活并不好过。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让罗兴亚人难民遇到更多难题。 “偷渡者”成为漏网之鱼? 中国境内周一(9月14日)报告8例确诊病例,全部为境外输入病例, 已经连续一个月无本地个案。 德宏州和瑞丽市当局称,本次确诊的病例是“网格管理单位反应不及时”出现的问题。瑞丽市公安局局长杨边强承认说, “边境形势错综复杂,管控任务艰巨。” 边境地区的偷渡问题积存已久。当局称,在疫情管控前期,已经取缔了一些边界河流的非法渡口,并拆除了渡口的附属设备。政府还组建了水上巡逻中队开展常态化巡查,并以奖金的形式鼓励群众举报偷渡。然而偷渡情况依然无法杜绝。 瑞丽市公安局局长杨边强称,“依然出现缅籍无症状感染者偷渡入境,说明我们在守好这169.8公里边境线上工作上还有不足,必须堵住漏洞、补齐短板。” 发现确诊患者之后,当局称正在对单位入户排查,重点针对缅籍人群采集信息。官方介绍,对于有固定务工地点的缅籍人员,登记信息并核酸检测后就地隔离;口岸关闭前入境但证件过期的缅籍人员,则按居住地或者务工地纳入网格管理;针对无法查实入境时间、无固定住所、无固定务工场所的,采取集中遣返措施。 杨边强称,除了实施派人严守村口等硬核防疫措施,还会加强与缅甸的会谈,向缅甸援助口罩、酒精等防疫物资,并提供经费支持,以便建设境外村寨的疫情防控点。 中国“十一”国庆假期即将到来,瑞丽以及周边一些城市是云南省内著名的旅游区,相信“封城”会影响不少人的出行计划。不过,仍有不少人支持“封城”。一位微博网友称,“云南瑞丽事件比较特殊,且不说有多少人还在潜伏期,偷渡者如果不主动做核酸检测,无人知晓她们是偷渡者,那这种情况下,云南境内隐藏着多少未知的人这就难以估摸
- Advertisement -

MOST POPULAR

HOT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