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里把经济放首位拒绝封城 卫生部发最后通牒 将可能个性化封城

0
50

《世界报》报道,西班牙卫生部长萨尔瓦多·伊亚(Salvador Illa)今日向马德里自治区政府主席阿尤索女士(Isabel Díaz Ayuso)施加最大压力,逼迫马德里针对非常严重的病毒疫情采取更加严厉的措施,以遏制病毒扩张。在巴塞罗那的新闻会上,萨尔瓦多·伊亚以清晰、果断和坚定的态度要求马德里自治区政府重新审查马德里的措施,因为“马德里居民以及与马德里接壤的其他自治区的居民存在严重的卫生风险”。

卫生部长在新闻会上反复提到马德里施行的措施不足以控制疫情。昨天,人民党人阿尤索为首的马德里自治区政府拒绝听从西班牙卫生部的建议,仅将限制居民移动和活动的区域隔离措施从37个扩张到45个居民区。阿尤索采用的标准是累积发病率IA达1000例时执行隔离,这些措施只影响到马德里15%的人口和近期新病例中的27%。

卫生部昨天建议马德里自治区把整个马德里市封城,以及把所有累积发病率IA达500例的郊区城市采取隔离。阿尤索拒绝了卫生部的建议,认为昨天的新措施是“合适的”,她并且说:“我们要做的帮助居民,而不是控制他们。”阿尤索并不反对更加严厉的措施,但目前的措施已经足够严厉,应该给予这些措施一个机会,看看是否有效再说。

这是卫生部继昨天显著地对马德里表达不满后,今日再一次以果断、严重的语气指责马德里。今日,媒体重新追问伊亚会不会强行剥夺马德里的疫情管理权以便对马德里采用紧急状态,伊亚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地回答说:“依据从第一波疫情里累积到的经验,政府知道该怎么做。”“情况很复杂,非常难的几周已经来临,必须把所有精力集中在健康上,这是一场抗击病毒的斗争而不是政党的意识形态斗争。这是西班牙政府要做的事情”,他补充说,“我们要清楚地说,必须把公民健康放在首位。”

部长提到“与马德里接壤的自治区的居民”同样在风险中,貌似是一个暗示,可能是为中央政府强硬褫夺马德里的疫情管理权提供理由,因为如果马德里得不到控制,将危及更多地区甚至全国。最近一周多,西班牙每天日增上万病例,其中35%-40%集中在马德里。

伊亚所谓“把健康放在首位”也貌似是反驳阿尤索,因阿尤索反复顽固地认为经济才是第一位,马德里封城将是“灾难性的经济后果”,“马德里是西班牙的经济发动机,没有马德里就没有西班牙”。

马德里内外情况都不妙,未来几天会有很多变化

阿尤索今日回应伊亚说,“中央政府不应该继续使用马德里来掩盖它在加泰罗尼亚的问题”, 阿尤索在推特发表朋友圈,画面是国家警察在追打一些违反疫情规定的年轻人,而一些年轻人则在围殴一个倒在地上的警察,阿尤索留言说,“我向警员表达支持,他们冒着危险让市民遵守法律。所有这些敢于破坏我们的卫生措施的人,其实得到了最高政治级别的支持。”这是阿尤索的习惯,几乎都是把疫情问题转换为政治反击。

马德里自治区司法署长Enrique López今日拒绝马德里封城。马德里自治区卫生主管Enrique Ruiz Escudero今日通过推特澄清西班牙Ser电台的一个报道为谣言,Ser电台今天报道说,Enrique Ruiz Escudero也同意卫生部长关于严厉化马德里措施的主张,Enrique Ruiz Escudero今日出来澄清说Ser电台造谣。马德里市长阿梅达也不同意把整个马德里市封城,因为在这个城市的疫情增长水平不同,所以不适合采用一概封杀的措施。阿梅达并指责伊亚让冲突“火上浇油”。阿梅达算是人民党里比较有大局观的人,不过,总不能等到整个城市都达到灾难水平时才有理由采取剧烈行动。阿尤索今日转发了马德里司法主管和卫生主管的推特,以反击伊亚和显示自己的措施得到支持。

虽然一些马德里大员在支持阿尤索,不过,马德里的情况貌似非常不妙,今日,负责通报马德里疫情的病毒专家Emilio Bouza上任才48小时多一点,今日突然辞职。这个周一,西班牙首相桑切斯与阿尤索会面,作出了西班牙中央协助马德里控制疫情,并组成疫情工作委员会的决定,Emilio Bouza被指派为工作组发言人,负责新闻会汇报马德里疫情,被媒体视为马德里的“卫生部西蒙”,但微妙的是,Emilio Bouza才上任两天就辞职不干,事情并发生在伊亚和马德里发生剧烈冲突的背景下。Emilio Bouza是马德里Gregorio Marañón大医院临床微生物学服务和感染护理中心主任。Emilio Bouza今日提交辞呈,但不提供任何解释,只说等候西班牙卫生部和马德里自治区回答他的辞呈。

平心而论,阿尤索早在还没将任何居民区封锁前就说马德里的新措施已经非常痛苦和严厉,足以平稳化马德里的病毒曲线,但实际上,阿尤索反反复复地浪费时间,一次又一次地睁眼看着马德里的疫情日益恶化再恶化,非常荒谬的是,在马德里每日新增3500-4000例的严重情况下,阿尤索仅是隔离马德里南部一些居民区,因为近期27%的病例出现在南部,南部疫情固然更严重,但措施只控制27%的病毒属于非常可笑,无法想象马德里自治区卫生主管和疫情专家们会想出这样的好主意。

马德里自治区在这场疫情斗争里,是全国17个自治区最无作为的地区,二波疫情感染以来,西班牙全国各地几十个大小城市(包括大城市巴塞罗那和萨拉戈萨)采取过不同级别的隔离和阶段倒退措施,而最严重的马德里几乎从无动静,仅是曾经把一个2700人口的小村采取隔离。当全国自治区都响应强制戴口罩时,马德里是响应最迟的一个。

西班牙的警报状态对控制病毒起到了重要作用,但阿尤索曾鼓动马德里人每日走出街头敲铁锅抗议警报状态,反对西班牙社工党执政府的疫情措施。在国会上,人民党屡屡阻止警报状态延期,阿尤索认为警报状态限制了人们的自由,她曾比喻说,“每日都有人死于交通事故,难道就该禁止汽车上路吗?”很难想像一个高级政客和管理着一个670万人口的自治区的领导人会有这样的逻辑。

 

无论如何,西班牙很多媒体认为这是卫生部发给马德里的通牒,暗示如果马德里不严厉化措施的话,卫生部有可能强硬剥夺马德里的疫情管理权,西班牙《五日报》说这是“给马德里的最后通牒”,《世界报》今日的随后一则后续新闻表示,“中央对马德里施加最高压力”,“卫生部考虑强管马德里”。

如果这样,马德里或者会有个性化的封城发生。进行个性化封城也即不禁止人们走出家门,但禁止流动到其他区分,更不允许离开本市,属于区域隔绝。这仅是一个猜测,但可以预料的是,由于卫生部和马德里的冲突在急剧升温,马德里未来几天的疫情措施可能会有很大的变化。

阅读  疫情越来越严重!西班牙日增破万 死亡数字急促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