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严重和众多谴责和抱怨下 马德里宣布推出一系列“非常痛苦”的管控措施

0
47

马德里病毒疫情全国最严重,但又措施最少和最无力,以至于邻近的两个卡斯提亚自治区在周三与卫生部长伊亚和马德里卫生主管举行的四方紧急会议上痛批人民党执政的马德里的疫情管理,卡斯提亚-拉曼查(Castilla-La Mancha)自治区指责“80%的病例从马德里输入”,马德里是一个把病毒“辐射到全国的炸弹”,甚至同样是人民党执政的卡斯提亚-莱昂(Castilla y León)也建议西班牙卫生部封锁马德里,避免马德里继续把病毒输送到其他大区。

在疫情严重和众多谴责和抱怨下,人民党人阿尤索女士为主席的马德里自治区终于有动静,今日宣布新一系列管控措施,阿尤索女士(Isabel Díaz Ayuso)称之为“非常严厉”和“非常痛苦”的措施。

马德里自治区政府公共卫生署长Enrique Ruiz Escudero今日召集新闻会,宣布马德里将施行的一系列疫情管控措施,马德里的最高卫生主管保证说表示:“我们不处在警报情况,大流行病处在稳定形势,已经得到控制”,“作为自治区政府,我们的职责是采取行动控制疫情以避免新的病例”。卫生署长(图)表示自治区政府已经为控制马德里疫情采取一系列新措施,措施决议于今日颁布在自治区政府公报,从下周一9月7日起生效和执行。这些措施将每隔15天评估一次效果以便作出必要的调整。主要措施如下:

-在公私空间举行的社交和家庭聚会人数不超10人(非共处在相同住宅的人)。

-在室内的婚庆、教堂、灵堂、殡仪的入座不超60%容量;室外最多50人/室内最多25人。

-以下场所入场率从75%减至60%:投注场所(各种赌博娱乐场所)、卡仙奴赌场、赛马场、娱乐中心、游乐公园、动物园和水族馆。

-以下场所入场率从50%减至40%:多用途大厅(展馆、会议厅之类)。

-禁止在非专用空间进行公共表演或娱乐活动。

-禁止斗牛节目(表演和庆祝)。

-准备医用酒店接待新冠患者。

-疫情追踪员从566名增至1000名。

-进行200万次抗体检测,15分钟有分析结果。

-餐饮酒吧行业:椅子之间保持1.5米距离(至今为止的规定是桌子距离);吧台入座率限50%。

-博物馆、展览馆和其他文化设施:参观人数从25减至10人。

-导游活动:10人。

马德里各项数据都全国最糟糕

马德里被批评为疫情管理最糟糕、行动最少但又是疫情最严重的自治区,马德里过去两周日增在2千例之上,近两天突破3千例。咨询卫生部至昨天的数据,可发现马德里各项数据都居西班牙之首(以下是至昨天的数据):

-马德里疫情以来累计确诊13.36万例,占全国总数48.85万27%;

-西班牙当前在院患者7194例,马德里占2162例(占30%);

-全国有930例UCI重症,马德里占230例(占24%);

-西班牙过去一周死亡191例,马德里占73例(占38%);

-14天周期每10万人累计发病率IA指标:西班牙平均为211例,马德里至466例,全国以致欧洲最高。

事情很严重  不是我做的不够好  大家都半斤八两

阿尤索女士今日接受RNE电台采访,对“辐射炸弹”的说法作出还击。实际上,在各方批评和谴责下,阿尤索近日来都是针对各方的进攻,将疫情性质转为政党性质地作出还击。阿尤索认为马德里病例占西班牙三分之一并不奇怪,因这样的高占比情况同样出现在欧洲很多国家的首都,“病毒在移动里增长”,因此,人口高密度的都市“变得最脆弱”。

阿尤索女士认为马德里疫情并非那么严重,因为包括卫生部都拒绝封锁马德里。阿尤索女士主张居民带责任感地行动,需要社会合作和共同的努力才能控制病毒。她否认这是在邻近自治区施加压力下作出的措施,“这是我们考虑了几个星期的措施”。关于马德里是一个“辐射炸弹”,阿尤索拒绝说,“西班牙任何一个自治区都不是辐射病毒的炸弹,在加泰罗尼亚和阿拉贡全国最严重的时候,我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我不会说出冒犯整个西班牙的话。”

不知从何时起,马德里公共卫生署长大人也学到了卫生部发言人西蒙的疫情报告风格,认为马德里“疫情已经稳定化”,甚至“已经得到了控制”,但情况是马德里日增近半月节节高升。

阿尤索的辩解也几乎是西班牙政客惯有的小市民心态和思维,尽管自己多严重,但只要隔壁的人也那么严重的话,自己也就心安,减轻了自己的失职罪过。西班牙政客也非常缺乏远见和主动,都是被动政治管理,“等有事发生时才作出回答”几乎是治理共识,因认为这样才有足够的依据去执行某一对策或法律,西班牙在应对经济危机、领土分裂、犯罪和社会等问题上无不如是,都是遵循等有事情发生时才行动的逻辑。

为什么这样呢?做一个不十分适当的比喻是这句“大炮轰蚊子”谚语被西班牙政客运用得无比熟络,因为一旦有人提出带预见性的行动,其他人立即讥讽为“小题大做、措施过度、把情况恐怖化”之类。

西班牙政坛几乎不存在自省和自我批评,即使有反思,也是一边反思一边并列客观和主观原因(例如拿其他国家作对比),减轻自己的失职,下决定时又过度咨询而犹豫,即使在紧急情况下也缺乏一声令下的勇气和敢于担当的魄力。

我们这样不在其位地评论在位者的“艰难痛苦”决策,未免有些说得轻巧,不过,平心而言,马德里这些新措施真心看不到多“痛苦和严厉”,几乎无一项是新举措,且还是“考虑了几个星期”才想出来的对策。

前天,马德里自治区副主席阿瓜多曾预告说马德里已经在考虑新措施,且特别用到“创新性的”一词形容新措施,但从今日所知的措施(因也许还有妙策未在今日的新闻会上透露,等明天政府公报才有全部内容),几乎还是在老一套上打补丁。

阿尤索女士今日说“病毒在移动里增长”,这一点没错,但新措施无一与限制移动有关,不过对现有措施作一个微调,没有任何主动出击、将爆发点提前扼杀的勇气,而是等有爆发点出现时再行动。

马德里尽管全国最严重,但针对尤其是都市南部区分和几个郊区城市的高发区几乎无任何举措,目前只对郊区小村镇Tielmes执行封锁,包括关闭小镇的餐饮业,反观其他疫情远低于马德里的一些自治区屡屡执行降级阶段倒退和限制活动。马德里卫生署副署长Antonio Zapatero曾认为,关闭高发区的饮食业是有效的措施。不过,马德里针对风险区没有任何区别性措施,也无任何措施限制非必要性的出门。

阅读  受疫情影响 西班牙东岸房价下跌最高 28个城市租价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