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5月 28, 2022
Home Tags 新冠病毒

Tag: 新冠病毒

药房再次要求可以进行Covid-19测试 西蒙表示药房无此能力

西班牙全国药房理事总会今日再次向西班牙政府提交请求,要求加重西班牙药房在病毒战役里的角色,允许药房进行Covid-19测试。在这份紧急申求里,Jesús Aguilar为主席的全国药房学院理事会指出,西班牙一共有2.2万所药房,有专业工作者5.4万人,他们应该参与进国家卫生部门实施的筛选、预防和早期发现Covid-19病例的战略和计划中,为公民提供检测可及性,“在目前的紧急情况下,跟踪、控制任务至关重要,这需要药房的专业人员参与,药房可以在卫生当局的支配和协调指示下工作,登记和通报病例,以及接受必要的培训和卫生指示。”这份声明坚持要求“药房可以按照卫生当局制定的规定和程序,参与对市民进行的快速检测工作。” 这是西班牙药房多次向卫生部请求可以进行Covid-19测试,药房业界认为,卫生部应该在病毒疫情里赋予药房行业更多的角色和扮演更大的作用,尽早发现患者和有助于控制疫情。 西班牙卫生部发言人西蒙曾置评过西班牙药房的这个请求,认为药房无能力做检测,因不仅需要采集病毒样本,还需要一个实验室分析样本,而药房却没有这个设施。因为无专业设施,西蒙认为在药房作出的检测的准确性会是一个疑问。

西班牙首相桑切斯会见马德里大区主席 商定防疫措施

当地时间9月21日,西班牙首相桑切斯与马德里大区主席阿约索召开了会议,共同商定措施以应对马德里大区严重的新冠疫情。桑切斯在会议后的发布会上宣布,西班牙政府将与马德里大区政府团结一致应对新冠疫情,当前马德里大区已经进入第二波新冠大流行,为应对这一情况,西班牙政府将与马德里大区政府成立工作小组严格监控该大区的新冠疫情,并加强该大区的病例追踪和初级保健能力。   马德里大区政府主席阿约索称,目前马德里大区缺乏应对第二波新冠疫情的医疗资源,巨大的人口密度和流动性也使疫情的控制较为困难,希望采取措施后的效果能在一至两周内得以显现。 当地时间21日起,马德里大区正式施行对37个区域的管控措施,约有85万居民受到影响。

马德里将执行的隔离很复杂 可能很多不便和混乱

为控制非常严重的病毒疫情,马德里自治区昨天颁布新一轮管控计划,将马德里大区下37个居民区定为基础卫生区(ZBS),从下周一起执行隔离措施,维持14天。37个卫生区里包括马德里市内的6个城市分区(Distrito)下的26个居民区(Barrio),以及7个马德里郊区城市内的11个居民区采取隔离措施。 随机检查:人员离开隔离区去工作、上课要带证明 马德里自治区卫生主管Enrique Ruiz Escudero本周六接受Cope电台采访时解释说,马德里街头将出现随机性和劝阻性控制措施,以便监督在37个卫生区实施的移动限制措施是否得到遵守,执法人员将在街头随机盘问居民的出行理由和要求提供证明,例如上学、上班、看医生、去办理必要的和不可延误的手续等等。他表示,对居民的通用建议是“尽可能留在家里,仅在有必要的时候才出门,比如要去工作、上课、购物或者去照顾老人”,这样才可以控制病毒。 关于如何控制人员移动,他表示马德里大区政府已经与各个市政府在“区域性民事保护计划-Platercam”框架内召集协调会议,以解决在37个基础卫生区里实施控制的问题。Escudero表示,尽管要“绝对性地”控制移动不可能,但国家警方、市政警方将在隔离区执行随机性和劝告性的控制行动,强化居民对马德里的病毒形势的意识。 西班牙内政部长昨天表示,内政部属下的国家警方将为马德里自治区提供一切必要的帮助,以协助马德里控制病毒疫情。 关于在37个隔离区内的人要隔离区是否要携带一张书面证明的问题,他表示:“我们将设置一个规定,例如如果去上班或者去上学的话,必须携带一份证明他们所处的情况的证件。” 该注意的是,Escudero表示将在隔离区“执行随机性和劝告性的控制行动”,貌似只是随机抽查而不是固定设卡盘查,无论如何,出行前备好一些证件是适合的。 目前,西班牙国家警方和马德里警方在马德里的主要任务集中在驱散违规集会、庆祝活动、地下聚会以及街头聚众和酗酒等,初步而言,还没有在出入路口盘查人员出行的任务。因为还未能确定需要增派多少执法人手以执行隔离措施。如何控制移动将在周一才知道。 到底哪些区分被隔离?居民将收到通知信 依据昨天的官方通报,受影响的马德里市6个城区为Carabanchel、Usera、Villaverde、Puente de Vallecas、Ciudad Lineal和Villa de Vallecas,7个马德里郊区城市Fuenlabrada、Humanes、Moraleja de Enmedio、Parla、Getafe、San Sebastián de los Reyes和Alcobendas。 须说明的是,每一个城区包含多个居民区,因此,马德里市内并不是6个城区都被隔离,而是6个城区内的一些居民点/区被隔离(关于马德里区分隔离详见昨天的报道)。 整个马德里都市而言,划分成21个城市分区(Distrito),每个城区再划分成多个居民点(Barrio),一共103个,马德里市内有26个居民点被隔离,都集中在马德里都市南端。 被采用隔离的7 个郊区城市方面,同样是该城市内的城区下的一些居民点被隔离,而不是整个城市分区被隔离。马德里自治区是因为这37个居民区的累积发病率IA指数达到1000,高于全国水平近四倍,所以执行隔离封锁。 无论如何,可能有很多马德里人不知道自己的区分是否被隔离,因此,马德里市政府下周起将向隔离区分的居民的信箱投放一封通知信,信箱里有通知信的人,等于其所在的区分被隔离。同时可以在马德里自治区官网咨询那些区分被隔离。 但可以想见的是,马德里将执行的是一个复杂的区域分隔措施,属于按居民点采用移动封锁,隔离区内的居民禁止离开和禁止外人进入,但可以在隔离区内活动。但非常复杂和不便的是,马德里的居民区紧密相连和交流繁忙,被隔离的居民区都是社会底层工人,绝大多数人的工作地点是在另一个居民区,上学一样,多数学生需要离开本居民点到另一个居民点上学。因为很多路口将设卡检查,所以,许多人将携带合适的证明出行,例如工资单、工作合同之类。 总之,这是一个复杂和可以带来很多不便的隔离措施,此后很可能遭致很多抗议。另一方面,这种“带引号的封城”的有效性也是一个疑问,因为社会和经济活动基本没有更严厉的限制,因工作和学习需要,导致人员流动不会有太多的下降,例如,居民可以以购物理由去邻近区分的购物中心购物,这些正确的理由很难禁止。由于马德里居民区之间相邻紧密和交流太多,移动控制会导致很多交通堵塞,如果加上抗议行动,马德里市南部的市面会相当混乱。

马德里疫情为何最严重 有1500人不遵守隔离令到处跑

《世界报》报道,马德里自治区政府卫生主管Enrique Ruiz Escudero今日肯定说,发现到马德里有1500人未遵守隔离14天的卫生规定,这1500人里既有确诊患者也有曾与阳性病例有过亲近接触的接触者,依据卫生规定,即使是亲近接触者都必须隔离14天。 Enrique Ruiz Escudero为此情况表示担忧,因这些违反卫生规定的人可以是暗中的传播者。他表示,马德里自治区800名疫情追踪员近日提交了近期的工作汇报,依据追踪,发现到有1500人违反了隔离令。依据资料,马德里的疫情追踪系统目前对13000名患者保持跟踪,违反隔离令的人占很高比例,“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可以严重地扩散病毒,将采取措施促使这些人遵守卫生规定。(违反隔离令会罚款甚至拘捕) Enrique Ruiz Escudero并表示周一将宣布关于对马德里部分地区采取选择性隔离的具体措施,并期待新的管控措施可以有成效地阻止病毒蔓延,因目前马德里的情况非常不乐观,病毒还在显著地增长,他认为将实行的新措施将是严厉和有效的,因马德里曾对Telmes小镇执行过类似的隔离措施,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不过,卫生主管未提到的是,Telmes小镇只有2700人口,并且是位处边缘的小镇,而在马德里施行的隔离措施则是在城市内人口高密度和流通繁忙的城区,所以可比性极低,因此效果也可能很不一样。

盘点西班牙过去一周各个自治区的疫情演变

西班牙逢周末不报告疫情数据,依据西班牙媒体的不完全采集,各个自治区今日如常报告不利消息: 埃斯特雷马杜拉报告新增373例,疫情以来最高单日增长;安达鲁西亚报告新增1480例;卡斯提亚-莱昂报告1075例;加泰罗尼亚报告1356例。最严重的马德里同样是周末不报告疫情,不过,考虑到马德里日增3500-4000例,所以不会期待有好消息。 截至昨天为止,西班牙合计确诊640040例,过去一周(9月11日-18日)新增73714例,日均为10530例。西班牙昨天新纪录1.4万例,创下疫情以来最高纪录。 以下是西班牙全国17个自治区至18日为止的累计数字,*背后数字是过去一周平均日增,括号为IA数值(Incidencia Acumulada-IA为近14天每10万人累积发病率): -马德里累计187045例 *3832(682,57) -加泰罗尼亚128901例 *940(160,18) -安达鲁西亚47612例 *1069(141,43) -巴斯克39430例 *476(332,91) -卡斯提亚-莱昂38872例 *683(318,73) -卡斯提亚-拉曼查34835例 *815(374,74) -瓦伦西亚34370例 *500(118,37) -阿拉贡32266例 *371(362,24) -加利西亚18593例 *202(111,58) -纳瓦拉14205例 *281(558,69) -穆尔西亚13371例 *450(326,86) -巴利亚群岛12059 *190(147,46) -加那利群岛11479例 *192(144,93) -埃斯特雷马杜拉8166例 *217(237,80) -拉里奥哈7333例 *115(420,14) -坎塔布尼亚6058例 *98(256,94) -阿斯图尼亚斯4340例 *73(81,93)   西班牙累计确诊640040例,全国IA发病率指数为267.82,马德里最高(682),居前的有纳瓦拉(558),拉里奥哈(420),卡斯提亚-拉曼查(374),巴斯克(332)和穆尔西亚(326)。 拉里奥哈近一周的平均日增相对其他大区算很低,之所以IA极高,与本地人口稀少有关,导致病例在人口的占比极高。而安达鲁西亚则相反,近一周日增过千,但IA却只有141,因这是西班牙人口最多的自治区,所以,尽管该大区近周每日日增上千,但IA却不高。虽然评估风险主要以IA为参照,但安达鲁西亚的情况目前算西班牙第二严重,过去一周增长比加泰罗尼亚还要高。 加泰罗尼亚是确诊全国第二高的大区,过去一周保持日增近千,属于很高,但IA指数比14天前下降了100个百分点,显示该大区处在平稳状态,疫情曲线将慢慢下拐。 恶化的是邻近马德里的俩个卡斯提亚大区,近一周的日增非常高,IA数值也300多以上。巴斯克、阿拉贡无大改善,后者且比一周前回升;瓦伦西亚日增500,俩个群岛、南部穆尔西亚和西部埃斯特雷马杜拉几个大区的数据也在恶化,其中巴利亚群岛增长快速,医院压力也相对要高。 北部的坎塔布尼亚和阿斯图尼亚斯相对平静的多,一周来日增都不满100,最少的是阿斯图尼亚斯只有73例,不过,阿斯图尼亚斯的IA数值在一周前只有59,如今升至73,IA指标飙升剧烈。

西班牙新增1.4万例 疫情以来最高纪录

依据西班牙卫生部今日下午颁布的疫情数据,西班牙累计确诊640040 例,比昨天增长了14389例,其实4697属于在小时新增。日增1.4万例属于西班牙疫情以来的最高单日记录。 西班牙死亡累计上,至昨天为30405例,今日增至30495例,一天新增90例。这个记录比前天239和昨天162例有显著下降。 西班牙目前在院患者10143例(其中重症1345例),比昨天多140例,但今日同时出院1091例,因此,西班牙全国的病房压力为8.7%,这个百分比在三来日无上增。 但一些大区的住院压力要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在上万住院患者里,马德里占3411(病房压力22%),加泰罗尼亚占1304(5%),安达鲁西亚占1087(7%),是入院超过千例的三个自治区,但疫情第二严重的加泰罗尼亚大区的医院压力不高,一周来保持5%。 住院压力较高的自治区为卡斯提亚-拉曼查13%(住院586例)、阿拉贡12%(470例)、拉里奥哈12%(89例)、巴斯克11%(509例)、巴利亚群岛11%(302例)、卡斯提亚-莱昂10%(588例)。一些自治区的入院人数不高,但病房占用率却很高,因医疗资源不高。 全国1345例重症里,马德里占403例,占三成以上。马德里的重症房压力达40%。 过去24小时新增里,马德里继续最高,占1553例,其次是巴斯克490,安达鲁西亚430,阿拉贡419,几个严重自治区继续是全国日增最高的地区,阿拉贡且回升显著。 今日,马德里自治区宣布对37个卫生区采用隔离措施。近两周多以来,在西班牙全国新增的病例里,马德里占其中的三分之一,当前在院患者以及重症房同样是占全国三成。马德里的疫情指数不仅全国最严重,并且是欧洲最严重。 《世界报》表示,马德里都市内有多个区分的感染非常严重,以近14天每10万人累积发病率IA指标为观察,西班牙全国平均水平为256例,马德里市内Usera、Villaverde和Puente de Vallecas三个城区达1000例以上,其次是Carabanchel区分884,Ciudad Lineal区分876,San Blas区分751和中心区750,同样严重的还有位于马德里郊区的Humanes、Moraleja de Enmedio、Ribatejada、Villa del Prado、Parla、 Valdaracete、Brea del Tajo、Alcobendas和Fuenlabrada等多个郊区城镇。

马德里政府为如何封城有激烈争吵 政治混战以公民健康为代价

昨天,马德里因疫情太过严重将要“选择性”封城的消息惊动了不少马德里人,马德里自治区政卫生副主管萨帕特罗(Antonio Zapatero)昨天说,将对高发病率地区采取隔离措施,剧烈性措施主要影响到居民的移动和社交活动,但萨帕特罗同时说不关闭饮食业,但有可能关闭一些学校,并且限制公共交通。 马德里的发病率地区也即马德里市内以南的Usera、Villaverde、Puente de Vallecas和Carabanchel几个居民街区以及郊区城市Parla、Alcobendas 和Fuenlabrada等地区,发病率而言,最严重的是Puente de Vallecas区分,每10万人累积发病率超过1000例(全国为256)。 因为很多人担心马德里会重新执行居家隔离令,马德里自治区卫生主管Enrique Ruiz Escudero今日通过一则视频发出安定人心信息(图),他呼吁马德里人可以保持镇定,“可能从下周一起针对高发地区执行的隔离措施集中在限制人员移动、家庭和社交聚会以及减少活动”(restringir la movilidad y reducir la actividad),他指出人们的移动和社交将受到影响,包括公共交通也限制,他试图传达的意思是将一些街区与外部隔离,而不是像3月时的警报状态令那样将居民软禁在家不准出门。 目前而言,只会有社区封锁而不是真实的封城 可以说,马德里将执行的是社区隔离,而不是包括将人们禁闭在家的封城。实际上,西班牙二波感染以来,全国各地几十个地方都采用了所谓的封锁,但无一地区有“禁足令”出现,最大的程度是建议居民尽量留在家里。 马德里将采取的“居民点隔离”(Confinamiento por Barrios)要复杂的多,因大城市人口密度高,与外部的交流也更活跃,马德里将要执行的隔离很大可能与目前巴利亚群岛(Baleares)卫生部门对Palma、Sant Antoni和Ibiza几个城市内的居民点执行 封锁类似,吧城市内的街区划出一个隔离圈。 巴利亚群岛下的Ibiza海岛市政府将本市Vila 社区执行隔离令 群岛的措施是在隔离圈内的居民并不禁止出门,但禁止离开隔离圈,同时禁止外人进入隔离圈,进出隔离圈只能具有必要理由下,例如看医生、上学或上班、去照顾弱势群体(老弱病残)、要去办理不可延期的手续以及其他不可抗理由。 也就是说,居民可以在隔离圈内自由流动,而不会像3、4月时必须留在家里不能出门。限制措施并将伴随于各种限制,诸如限制社交、家庭聚会和活动,进一步限制饮食业经营,以及限制隔离圈内的公共交通等。因此,最大的区别是无居家隔离令。 这其实也是第二波感染下西班牙几十个地区曾执行过的所谓“封城”,但无任何一个有“禁足令”,都是禁止离开本地但可以在本地自由活动,如马德里大区卫生副主管萨帕特罗昨天说言,是“带引号的”隔离令。 马德里为何不出台居家隔离令?  政治利益比疫情重要 马德里卫生副专管萨帕特罗明确说,“我们不申请警告状态,因为无需通过启动警报状态来执行我们的措施”。 这一点很关键,也是无居家隔离令的唯一原因,因为只有启用警报状态的情况下才能禁止居民走出家门,而自治区政府仅凭现有的常规法律并不能限制居民的基本自由,大区政府也无权对某地采用警告状态,警告状态的程序大区向中央政府提出申请,由中央政府向国会提交,被批准后启用。因马德里明确说不申请警报状态,等于马德里施行的是“带引号的隔离”,而不会有居家隔离发生。但可以预料的是,在执行隔离后,马德里当局定然建议居民尽量留在家里,不过,这个建议也是一直有的建议,似乎无人理会。 马德里执行选择性“封城”而没有居家隔离令,既有社会后果考虑也有政治考虑: 一来,多数西班牙人极端反对居家隔离,男女老幼都不愿被幽禁在家。包括西班牙极端右翼VOX和人民党都反对居家隔离,甚至几次阻碍西班牙中央政府的警报状态。人民党主席卡萨罗曾多次夸口,宣称无须把国民隔离在家也能控制疫情; 二来,人民党执政的马德里(包括马德里自治大区和马德里都市都是人民党执政),除非马德里进入极端情况,否则不会向西班牙社工党执政府申请警报状态也即向政治敌手祈求帮助。因为至6月下旬为止,西班牙疫情由中央卫生部管理,6月下旬后是交予大区各自管理。当卫生部管理疫情时,人民党的马德里天天鞭挞卫生部管理无能,导致西班牙疫情严重。但如今的情况是马德里自行管理后,疫情比以前还糟得多,如果这个时候向中央求助,不仅等于承认自己无能,同时还验证了人民党主席卡萨罗夸下的海口是吹牛,因为吵来吵去,最后还是要使用人民党极力反对的警报状态,但这是马德里不想做的,因为是自己打脸。 马德里政府裂痕阻止警报状态  政客忙于甩锅 马德里将部分“封城”的消息从昨天早上由萨帕特罗传播,但非常例外的是,马德里自治区下午的例行新闻会被临时取消,这暗示马德里大区的人民党和市民党的联合政府内部发生了该如何封锁马德里的剧烈争吵,导致无统一认识下无法召集新闻会。 联合政府内的分歧极大可能是:大区主席、人民党人阿尤索女士不愿启用警报状态,而副主席、市民党人阿瓜多则认为必须使用警报状态,等于向西班牙政府求助。阿瓜多一定是认为萨帕特罗所言的“带引号的隔离”不足以控制疫情,不够剧烈。 今日早上,阿瓜多(Ignacio Aguado)在位于马德里中心的自治区政府总部召集不接受提问的新闻会,他呼吁西班牙政府在此严重时刻下必须“全面干预马德里的疫情控制”,“仅由一个地方政府来结束这样严重的疫情是绝对无可能的。” “马德里的情况很不好,我们需要更多的努力,虽然情况在恶化,但我们现在还来得及,我们需要政治争吵停火,停止互相指责。”他指出必须终结政治“混战”,“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把枪放下,把长枪丢在地上,不要互相用指头指着对方,我们要在一起提供解决方案。”阿瓜多用词严重地说。 阿瓜多所指的政治混战指近段时间来各方对马德里疫情管理工作的指责,以及阿尤索女士对这些政治批评作出的还击,例如当西班牙社工党首相桑切斯为马德里疫情“表示担忧时”,阿尤索认为这是社工党在抹黑人民党管理的马德里,并认为马德里的疫情不至于如此“灾难化”。目前,马德里社工党分支并试图弹劾阿尤索下台。这些政治混战,让政客把精力集中在捍卫本党利益,代替了居民更关心的病毒疫情。这是阿瓜多呼吁“停火”的原因。 很不寻常的是,阿瓜多今日的新闻会不接受提问,他一边要求中央政府必须“全面干预马德里”,一边拒绝回答是否要求阿尤索启用警报状态。 这是一个暗示,暗示阿瓜多昨天可能为如何封锁马德里与阿尤索有过激烈的争论甚至吵架,导致阿瓜多今早一人面对媒体发言,要求中央立即和全面地介入马德里的管理,所谓的“一个地方政府绝对无可能控制如此严重的疫情”其实是暗示阿尤索已经无此能力,甚至可以被阿尤索理解为暗批自己无能。这句话极可能让阿尤索非常不快,加深两人的合作裂痕,而且,阿尤索也知道社工党之所以敢于发动弹劾,与阿瓜多的默许有关(社工党暗示可以让阿瓜多接替阿尤索)。 西班牙社工政府今日通过副首相卡尔沃(Carmen...

西班牙已处于高度负债状态 至少需要到2023年才能恢复

医学杂志《柳叶刀》9月15日也指出,西班牙是欧洲新冠病毒传播风险最高的国家。该报告认为,当发病率超过每百万居民100例时,传播风险很高,西班牙8月录得每百万居民118.8例确诊。 央行再次下调增长预期 鉴于目前严峻的疫情态势,西班牙央行9月16日预测,西班牙复苏速度将慢于预期,至少需要到2023年才能恢复至疫情前水平。 西班牙央行指出,由于新增病例数激增和随之而来的社交距离限制,经济复苏已失部分动力。央行预估西班牙2020年GDP将萎缩10.5%至12.6%,较5月萎缩9.2%至11.6%的数字更为悲观。 西班牙央行首席经济学家Oscar Arce表示,2020年增速低于预期,意味着2021年增长起点更差,预计2021年增长将在4.1%至7.3%的区间浮动,低于此前预测的9.1%。 针对疫情对劳动力市场的影响,西班牙央行预计,如果逐步取消“工作临时调整措施计划”(ERTE),失业率将在2021年达到19.4%至22.1%。 西班牙是欧元区内就业形势最为严峻的国家,上半年岗位流失数量几乎是其他国家的三倍之多。据欧盟统计局数据,上半年西班牙就业人数减少135万,这一数字仍未包括 ERTE支持的休假工人。 9月14日,西班牙当局已经将ERTE延长至2021年1月31日,当局也提议将援助重点放在对旅游业等受疫情影响较大的行业中。 同时,央行预计西班牙今年公共债务将持续攀升,按照两种预估模型,公共债务预计将占GDP的116.8%或120.6%,赤字可能达到GDP的10.8%或12.1%。 目前西班牙已处于高度负债状态,其公共债务在2019年占GDP的比重超过95%,而在2007年,这一数据不到37%。截至6月份,西班牙的公共赤字已占GDP的6.11% 央行表示,预测并未考虑冠状病毒疫苗潜在可用性和欧洲复苏基金的援助效果,两者可能帮助西班牙加快复苏。未来6年西班牙将获得1400亿欧元资金援助,该援助金额相当于西班牙2019年GDP的11.2%。 冬季旅游恢复情况成关键 Oscar Arce也指出,西班牙复苏慢于其他欧盟国家的主要原因是对旅游业的严重依赖。旅游业占GDP的12%,创造11%的工作岗位,其业绩将对西班牙2021年经济表现产生重大影响。 西班牙旅游业夏季的表现未如预期,目前官员正把挽救旅游业的希望寄托在冬季旅游上。 西班牙国家统计局(INE)数据显示,经历了三个多月的封锁后,6月游客数字显著增加,外国游客人数环比增加12倍,游客消费环比增加18倍。但进入7月,随着疫情逐步反弹,许多国家发布旅行警告或对西班牙入境者实行隔离措施,相关数据开始大幅下滑。 英国是西班牙主要客源国之一,英国游客占外国游客数的比例超过20%。但英国政府7月25日晚间临时决定将西班牙从新冠疫情旅游走廊(Travel Corridor)名单中移除,打击了英国游客的积极性。随后其他国家也纷纷效仿,对西班牙入境者实施相应限制。 西班牙旅游协会(EXCELTUR)副理事长Jose Luis Zoreda警告称,尚不清楚旅行措施会对旅游业产生何种影响,但旅游业无法以任何方式弥补外国游客数锐减的缺口。 Exceltur 8月18日在一份报告中指出,鉴于需求下降和夏季旅游旺季可能提前结束,已将2020年旅游业损失预估从831.34亿欧元上调至987.53亿欧元。 近期,西班牙已就旅行走廊问题与多国进行沟通。西班牙外交部长冈萨雷斯9月9日表示,西班牙将与英国、德国和斯堪的纳维亚等国进行谈判,谋求开放通往西班牙诸岛(巴利阿里群岛和加那利群岛)的旅行走廊,使游客返程后无需自我隔离。 冈萨雷斯表示希望旅游业可以尽快重回正轨,游客入境对于加那利群岛而言至关重要。冬季是该岛的旅游旺季,其发病率也低于西班牙其他地区,但却受到外国政府对西班牙全境旅行的限制,开放旅行走廊将帮助该岛重启旅游活动。 冈萨雷斯进一步表示,西班牙呼吁欧盟采取协调一致措施规范欧盟内部人员流动和处理边境限制问题。同时可以根据PCR检测数、无症状感染者人数和医院负荷情况为旅游复苏做出差异化安排。

儿童感染新冠 后果可能很严重

MIS-C是"多系统炎症综合症"的缩写,是身体某个系统感染--包括感染新冠病毒后儿童可能出现的炎症疾病。这种疾病可能会导致身体组织和心脏受到损害。 慕尼黑大学医院儿科心脏病学和儿科重症监护医学科的负责人尼古拉·哈斯(Nikolaus Haas)说,在各种传染病的影响下,一些体质特别敏感的患者便可能全身出现严重的炎症反应,对儿童来说也是如此。 对多系统炎症综合症的最新研究 在一项研究中,来自得克萨斯州的一个医生团队对39项研究中的662例儿童多系统炎症综合症病例进行了分析研究。这是1月1日至7月25日在全球范围内记录的病例。9月初,该项研究结果被发表在医学专业杂志《柳叶刀》上。 据称,患有多系统炎症综合症的儿童中,在重症监护病房接受治疗的占71%,其中60%的儿童因循环系统衰竭出现休克。将近90%的儿童在进行超声波心电图检查时,医生发现其中一半以上的人患有心脏功能障碍。所有儿童都出现发烧,大多数儿童腹痛、或腹泻和呕吐等症状。十一名儿童死亡,占患者总数的1.7%。 发烧是多系统炎症综合症的典型症状 在大多数儿童的血液中都可以找到新冠病毒的抗体,由于无症状,因此在不知不觉中已战胜感染。但是随后出现多系统炎症综合症之后,在很多情况下症状会更加严重。 哈斯对美国的这项研究持批评态度,他认为这只是相对而言。他说,"在美国众多感染新冠病毒的儿童中,只有极少的儿童出现多系统炎症综合症," 死亡率极低。 存在因果关系? 自2020年4月以来,关于儿童患上多系统炎症综合症的报道不断增加。德国儿科传染病学会的网站报道说:"即使还不能证明直接的因果关系,但是这些儿童的发病时间、聚集性传染以及有些儿童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已经引人注意。" "根据所掌握的资料,儿童不一定是先出现了新冠病毒引发的任何一种典型的呼吸道感染症状后,才导致可怕的多系统炎症综合症。德克萨斯大学圣安东尼奥分校健康科学中心的儿科医生莫瑞拉(Alvaro Moreira)博士说:"我们需要继续对这些孩子进行临床观察,了解可能给他们造成的长期后果。"   如今,戴口罩已成为许多孩子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川崎氏病 所谓的川崎氏病也表现出类似于多系统炎症综合症的临床症状。该疾病通常也与感染新冠病毒有关。与多系统炎症综合症一样,这种疾病在新冠疫情爆发前就已为人所知。日本人川崎富作(Tomisaku Kawasaki)于1967年就对这一以其名字命名的疾病做了描述。距他发现这种综合症已经过去了50多年,但是病因至今不详。 患有这种疾病的人体内也会出现强烈的炎症反应,发烧超过38.5度。哈斯说,川崎氏病和多系统炎症综合症的区别主要是疾病的程度不同。川崎氏病影响的器官不多。病人通常是发烧,肝脏功能受到影响。而多系统炎症综合症通常也累及肾脏、肺和肝脏功能,血液检测指标也显示出炎症反应,白细胞数量增加。'' 对患者采取使用免疫球蛋白和糖皮质激素的治疗方法,该疗法已被证明对治疗川崎病有效。 多系统炎症综合症影响的器官多于川崎氏病 德国的情况 几个月以来,德国儿科感染病学协会(DGPI)一直在收集全国所有因炎症疾病入院儿童的数据。 目前已收集了200名儿童的数据,其中40名儿童可以确诊为多系统炎症综合症。 然而92%的儿童新冠病毒检测为阴性。 这说明儿童多系统炎症综合症不一定是感染了新冠病毒的后果。哈斯医生说: "现在在全球范围内有很多新冠病例,当然,也有很多的新冠检测为阳性的患者。在全德国有超过20万的确诊病例,然而只有200名儿童需要住院治疗,其中一名死亡。但是死因并非是多系统炎症综合症,而是应归咎于医院管理层的失误。" 哈斯医生认为儿童多系统炎症综合症或川崎病与新冠病毒有因果关系的可能性不大。

Lleida省的Segrià地区执行封城令 20万居民被重新隔离

因新冠疫情复发严重,西班牙加泰罗尼亚自治大区政府今日宣布对莱利达省(Lérida,加泰语Lleida)下Segrià地区采取封城措施,Segrià地区下分38个市政区,其中包含莱利达省会莱利达市在内,合计人口20.9万,延伸范围近1400平方公里,该地区是莱利达省人口最多的地区。这是近两周来当地疫情继续恶化的形势下而重新进行大面积的封城,Segrià地区下目前有8个新疫情点,8个新传染点在一周前一共感染167人,至今日升至400人。 昨天,加泰罗尼亚大区政府在莱利达Hospital Arnau de Vilanova医院傍边搭建一座帐篷医院以应对新的爆发,过去10天,入住Arnau de Vilanova医院的新冠患者激增了近三倍,在6月22日,入院病例为10例,其中4例在UCI重症楼层,至昨天周五,入院者增至27例,其中6例UCI重症。 封城令从今日下午四点起开始执行,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政府主席托拉(Quim Torra)说:“为保护我们的居民健康,我们后退一步,并将采取所有为对抗病毒的决定。”   启用封城令后,对该地区的管控措施主要如下: -至今日下午四时前,非定居在Segrià地区的人可以离开Segrià,而定居者则可以在这个时间前返回,此时间过后将封锁出入。 -本地居民的人员移动:封城措施不强制居民必须留在家里,人们(包括带小孩出门)可以出门(指限于在本市镇流通),探访亲属,但聚集人数不可超10人,包括任何公私聚会活动都限不超10人。 -本地居民只有因为工作或其他必要理由才能进出Segrià地区(须携带公司开具的工作证明)。外地人禁止进入。 -卫生部门强烈建议居民仅在有必要时才出门。 -公园等公共领域不关闭,儿童可以到公园,但要保持最高谨慎。 -经济活动如商店照常开业,但必须以安全措施经营。 -所有人遵守卫生规定,在封闭空间必须戴口罩,保持1.5米人际距离。 -交通:公交系统照常运转,连通马德里和巴塞罗那的AP2和A2两条高速公路穿过该地区,加泰罗尼亚大区没有封闭这两条公路,只要不是从Segrià地区出发或者以Segrià为目的地,两条高速公路可以照常使用。 -疑问咨询拨打电话012;出现症状拨打电话061;有紧急事件拨打电话112。 -封城日期至何时结束暂无答案,这与西班牙警报状态不同,因这是大区政府向莱利达省法院申请的封城措施,初始而言,莱利达法院允许了封城措施,依据法律,封城时间不可超过15天,但带延期可能。所以,这视乎未来的疫情改善。   莱利达省一共有9个新爆发点,8个在Ponent地区(Segriá, Noguera, Plana de Urgel, Urgel, Segarra和Las Garrigas)和一个在Valle de Arán地区。这8个新传染点在莱利达市及其周边地区,四个源自四家果园公司,一个源自一家农产品公司,一个在居民社区引发,一个在一所老人院,一个在hostal Jericó旅馆。Valle de Arán地区的传染点则因6月16日一次多人聚会的野外烧烤而引发,有6人被确诊。加泰罗尼亚大区卫生部门报告说,至周五为止,莱利达省累计确诊4030例。7月1日,莱利达省一天就新增128例。 莱利达省是与阿拉贡大区接壤的省份,为控制传播,加泰罗尼亚大区要求邻近的阿拉贡居民不要来莱利达Arnau de Vilanova医院就医,以避免传染。

热门新闻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