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里政府为如何封城有激烈争吵 政治混战以公民健康为代价

0
284

昨天,马德里因疫情太过严重将要“选择性”封城的消息惊动了不少马德里人,马德里自治区政卫生副主管萨帕特罗(Antonio Zapatero)昨天说,将对高发病率地区采取隔离措施,剧烈性措施主要影响到居民的移动和社交活动,但萨帕特罗同时说不关闭饮食业,但有可能关闭一些学校,并且限制公共交通。

马德里的发病率地区也即马德里市内以南的Usera、Villaverde、Puente de Vallecas和Carabanchel几个居民街区以及郊区城市Parla、Alcobendas 和Fuenlabrada等地区,发病率而言,最严重的是Puente de Vallecas区分,每10万人累积发病率超过1000例(全国为256)。

因为很多人担心马德里会重新执行居家隔离令,马德里自治区卫生主管Enrique Ruiz Escudero今日通过一则视频发出安定人心信息(图),他呼吁马德里人可以保持镇定,“可能从下周一起针对高发地区执行的隔离措施集中在限制人员移动、家庭和社交聚会以及减少活动”(restringir la movilidad y reducir la actividad),他指出人们的移动和社交将受到影响,包括公共交通也限制,他试图传达的意思是将一些街区与外部隔离,而不是像3月时的警报状态令那样将居民软禁在家不准出门。

目前而言,只会有社区封锁而不是真实的封城

可以说,马德里将执行的是社区隔离,而不是包括将人们禁闭在家的封城。实际上,西班牙二波感染以来,全国各地几十个地方都采用了所谓的封锁,但无一地区有“禁足令”出现,最大的程度是建议居民尽量留在家里。

马德里将采取的“居民点隔离”(Confinamiento por Barrios)要复杂的多,因大城市人口密度高,与外部的交流也更活跃,马德里将要执行的隔离很大可能与目前巴利亚群岛(Baleares)卫生部门对Palma、Sant Antoni和Ibiza几个城市内的居民点执行 封锁类似,吧城市内的街区划出一个隔离圈。

巴利亚群岛下的Ibiza海岛市政府将本市Vila 社区执行隔离令

群岛的措施是在隔离圈内的居民并不禁止出门,但禁止离开隔离圈,同时禁止外人进入隔离圈,进出隔离圈只能具有必要理由下,例如看医生、上学或上班、去照顾弱势群体(老弱病残)、要去办理不可延期的手续以及其他不可抗理由。

也就是说,居民可以在隔离圈内自由流动,而不会像3、4月时必须留在家里不能出门。限制措施并将伴随于各种限制,诸如限制社交、家庭聚会和活动,进一步限制饮食业经营,以及限制隔离圈内的公共交通等。因此,最大的区别是无居家隔离令。

这其实也是第二波感染下西班牙几十个地区曾执行过的所谓“封城”,但无任何一个有“禁足令”,都是禁止离开本地但可以在本地自由活动,如马德里大区卫生副主管萨帕特罗昨天说言,是“带引号的”隔离令。

马德里为何不出台居家隔离令?  政治利益比疫情重要

马德里卫生副专管萨帕特罗明确说,“我们不申请警告状态,因为无需通过启动警报状态来执行我们的措施”。

这一点很关键,也是无居家隔离令的唯一原因,因为只有启用警报状态的情况下才能禁止居民走出家门,而自治区政府仅凭现有的常规法律并不能限制居民的基本自由,大区政府也无权对某地采用警告状态,警告状态的程序大区向中央政府提出申请,由中央政府向国会提交,被批准后启用。因马德里明确说不申请警报状态,等于马德里施行的是“带引号的隔离”,而不会有居家隔离发生。但可以预料的是,在执行隔离后,马德里当局定然建议居民尽量留在家里,不过,这个建议也是一直有的建议,似乎无人理会。

马德里执行选择性“封城”而没有居家隔离令,既有社会后果考虑也有政治考虑:

一来,多数西班牙人极端反对居家隔离,男女老幼都不愿被幽禁在家。包括西班牙极端右翼VOX和人民党都反对居家隔离,甚至几次阻碍西班牙中央政府的警报状态。人民党主席卡萨罗曾多次夸口,宣称无须把国民隔离在家也能控制疫情;

二来,人民党执政的马德里(包括马德里自治大区和马德里都市都是人民党执政),除非马德里进入极端情况,否则不会向西班牙社工党执政府申请警报状态也即向政治敌手祈求帮助。因为至6月下旬为止,西班牙疫情由中央卫生部管理,6月下旬后是交予大区各自管理。当卫生部管理疫情时,人民党的马德里天天鞭挞卫生部管理无能,导致西班牙疫情严重。但如今的情况是马德里自行管理后,疫情比以前还糟得多,如果这个时候向中央求助,不仅等于承认自己无能,同时还验证了人民党主席卡萨罗夸下的海口是吹牛,因为吵来吵去,最后还是要使用人民党极力反对的警报状态,但这是马德里不想做的,因为是自己打脸。

马德里政府裂痕阻止警报状态  政客忙于甩锅

马德里将部分“封城”的消息从昨天早上由萨帕特罗传播,但非常例外的是,马德里自治区下午的例行新闻会被临时取消,这暗示马德里大区的人民党和市民党的联合政府内部发生了该如何封锁马德里的剧烈争吵,导致无统一认识下无法召集新闻会。

联合政府内的分歧极大可能是:大区主席、人民党人阿尤索女士不愿启用警报状态,而副主席、市民党人阿瓜多则认为必须使用警报状态,等于向西班牙政府求助。阿瓜多一定是认为萨帕特罗所言的“带引号的隔离”不足以控制疫情,不够剧烈。

今日早上,阿瓜多(Ignacio Aguado)在位于马德里中心的自治区政府总部召集不接受提问的新闻会,他呼吁西班牙政府在此严重时刻下必须“全面干预马德里的疫情控制”,“仅由一个地方政府来结束这样严重的疫情是绝对无可能的。” “马德里的情况很不好,我们需要更多的努力,虽然情况在恶化,但我们现在还来得及,我们需要政治争吵停火,停止互相指责。”他指出必须终结政治“混战”,“现在我们要做的是把枪放下,把长枪丢在地上,不要互相用指头指着对方,我们要在一起提供解决方案。”阿瓜多用词严重地说。

阿瓜多所指的政治混战指近段时间来各方对马德里疫情管理工作的指责,以及阿尤索女士对这些政治批评作出的还击,例如当西班牙社工党首相桑切斯为马德里疫情“表示担忧时”,阿尤索认为这是社工党在抹黑人民党管理的马德里,并认为马德里的疫情不至于如此“灾难化”。目前,马德里社工党分支并试图弹劾阿尤索下台。这些政治混战,让政客把精力集中在捍卫本党利益,代替了居民更关心的病毒疫情。这是阿瓜多呼吁“停火”的原因。

很不寻常的是,阿瓜多今日的新闻会不接受提问,他一边要求中央政府必须“全面干预马德里”,一边拒绝回答是否要求阿尤索启用警报状态。

这是一个暗示,暗示阿瓜多昨天可能为如何封锁马德里与阿尤索有过激烈的争论甚至吵架,导致阿瓜多今早一人面对媒体发言,要求中央立即和全面地介入马德里的管理,所谓的“一个地方政府绝对无可能控制如此严重的疫情”其实是暗示阿尤索已经无此能力,甚至可以被阿尤索理解为暗批自己无能。这句话极可能让阿尤索非常不快,加深两人的合作裂痕,而且,阿尤索也知道社工党之所以敢于发动弹劾,与阿瓜多的默许有关(社工党暗示可以让阿瓜多接替阿尤索)。

西班牙社工政府今日通过副首相卡尔沃(Carmen Calvo)回应阿瓜多说,政府已经“完全介入了”,但“最后的决定权”在阿尤索女士手中。卡尔沃在接受电台采访时回应说:“目前的(疫情)主要问题在马德里,但我们不能踩进它的职权内。”副首相是指首相桑切斯早在几周前就宣布各个自治区可以申请警报状态,中央将协助有需要的大区启用警报状态,所以说“已经全面介入了”,意思是只要阿尤索开口申请警报状态,桑切斯将立即提供帮助,但如果阿尤索不开口,中央只能继续停留在壁上观,因中央无权“踩进”马德里的管辖区。

这里的分析是,如果阿瓜多的施压成功,马德里南部区分极可能有真真实实的封城,包括禁止居民出门,如果不申请警报状态,那么只有“带引号的隔离”,居民被圈禁在特定地区,与外部隔绝15天或者更长,但继续可以出门。

考虑到阿尤索和阿瓜多目前更不妙的关系,阿尤索极可能更不接受施压,尽管马德里南部疫情更需要的是禁止居民出门而不是“带引号的隔离”。

这里也是说,目前无论是社工党还是人民党都把政党利益凌驾在疫情之上,中央政府无魄力强硬干预马德里(自治体制削弱中央集权的弊病),马德里政府又出于政治利益不甘心于服从政治对手,两者都是以公民的健康为代价。

这样说或者不为过,因为一个国家或者地区处于紧急状态和必须以挽救生命和健康为优先时,应该不由分说地果断出手,而不是醉心于政治混战。

今日,西班牙首相桑切斯向阿尤索发出会晤邀请,表示西班牙政府愿意与马德里大区政府会商如何解决马德里的疫情。阿尤索通过社交推特回应说:“马德里已经孤独太久了。我为政府首相终于愿意和我会面表示祝贺。”阿尤索这样说,貌似是暗示马德里疫情如此严重都是由于西班牙政府抛弃马德里不管。

无论如何,马德里大区政府表示周五或者周六将颁布新的剧烈性措施。马德里会采取什么方式的封锁措施,很可能取决于首相桑切斯和阿尤索明天的会面,马德里可能在明晚颁布新的管控措施。

阅读  马德里一家学校有学生确诊 同班学生全部回家隔离